《北上广深的一些片段》[1]: 只是想写

为何要开始这样的一个连载?

昨天周六,在公司加班,和同事讨论说某某公司在深圳某处,一个和我同期进入公司的同事问:你也在深圳呆过啊?我说是的。那个时刻,突然想起了很多事情,关于深圳,关于北京,关于广州,还有现在所在地上海。

这些城市,都曾留下我的足迹。工作生活的足迹。几多感触几多自信满满几多伤感留存其间,不能话明白。在此刻,我自己的博客里,我想用自己的方式记录我所曾留下的东西,历经的岁月。

我无意去比较这4个城市,也不能去比较这些城市。我没有足够的高度去客观评价这些城市的好与坏,我只是真实地记录我在这些城市停留的时候,曾经有过的感触。我知道,这些城市依然涌动着成百万千万的如我当年和现在年纪的打工一族,我们象浮萍一样流动在城市中间和城市之间,在公交车上,在地铁里,在出租车上,依靠各种交通工具穿行。没有自己的根据地,没有自己的固定住地,没有固定的工作单位,没有自己的---家。
...

《北上广深的一些片段》[2]: 初上北京

说起初上北京,就应该说说考研失败。

说起考研失败,就应该说说为何会考研。

记得大学没有毕业,我就去了广州。那个时侯,自己学了一些制作网页的技能,主要是一些html,flash,photoshop,css等。现在看来,学的很肤浅,但当时不知道。或者正确的说,如果当时真正精通我说的这4个名词中的任何一个,找一份工作完全没有问题。关键的问题在于,我对于这4个名词都只是基本的了解,还谈不上熟练,更别说

《当爱,已成往事》[9]:叶子的QQ号

我想我是带着邪恶的想法回到北湖小区的出租屋的。叶子的淡泊与对我的爱理不理,点燃了我的内心深处某种欲望的导火索。有些时候我对男人女人对于欲望产生的原因感觉好奇,为何男人很容易产生欲望,而女人不是。女人大部分都是固守在自己的世界里,不会轻易的产生想要改变的想法。

回到屋,找出叶子电脑上QQ软件记录的几个QQ号码,一个一个的查看资料。发现有个网名叫叶子的。看起来,做个有心人是多么的重要啊。加过去,半天没有回音。看来,等待也是很重要的,等待之后必有结果嘛。

将近黄昏,带众众下楼,在楼下车棚里看那些永远都没有事情做的退休的老同志们下象棋。往往两个人下,好几个人旁观,壮观的时候,十多个人旁观。很多时候,旁观的人比下象棋的人更心急,不断的大声吆喝。我静静地站在一边,看着棋盘里的情势变化,感觉还是人多的力量大,一个人的思维还是极其有限的。一着一着的走下去,大部分是我觉得还不错的,也有一些是臭棋。不过基于观棋不语真君子的古训,很少去插话。反正是热闹和打发时间,这看起来还是一件不错的群众集体娱乐活动。
...

《初恋》[15]: 最后一些话要说

人的记忆力在我看来,总是好坏参半。有些事情不确定是否应该忘记或者记起。有些人不确定是否应该珍藏还是遗忘。生命里很多事情都是一把双刃剑。就像我们面对现实的时候,做出的每一次选择。谁能说哪个更好或者更不好。生活不能演习,生命不能轮回,每一个时刻的感触和经历都是独一无二。过去的往事无论好与坏都只存在于某个虚拟的空间里。

对于霜同学,以后都不会再写。霜同学从我内心最深处的某个地方搬运出来,放在日志上。我

《初恋》[14]:一个月后

一个月后的某个下午,我在楚天音乐台吉祥鸟听到给我的祝福,那是霜4月11号下午去办的。生命里第一次有人那么深深的祝福着我。那么深深的爱着我却要带着绝望写下那些给我的话。

很多时候,感觉到自己的渺小,自己的自私。设身处地的想,我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吗。在霜同学如此真实的离开这个尘世的大约两个星期后,我才如此真实的开始想念她。每天上课坐在那里就走神,很难会听课,整天精神恍惚。我也常常感觉到她的离开尘世和我

《初恋》[13]:最后一次见面

刚才突然心血来潮从书柜里找到霜同学给我写有的,我保存下来的十封信,还有潘四的两封信。这十二个信封中的其中一个里,存有霜同学写给尘世最后的文字,我们俗称为遗书。时间是1999年4月9日。

大概上,我所写的有些时间是有偏差的。我发现我写给霜的最后一封分手信时间大概是1999年3月初,因为我收到霜回信的时间是1999年3月19日。而在不到20天后,霜可能就这么离开了这个尘世。

我翻开信件,感觉心情怪怪的。实在的说,我不那么想看那些信件。甚至于,感觉这最后的两节都不是我想要写完的。

记得4月11号吧,那天正好是周日。下午正在休息,宿舍电话响了,军民接了说是找我的。我接过来,电话那头是静静的沉默。过了一会儿,霜说是我,我在中山公园等你,你来吧。我放下电话,感觉说不出的一种沉重。因为在接她电话前几个小时,她家里人曾电话过我,说霜失踪了到处都找不到,不知道有没有去找你。那个时候霜确实没有来找我,于是我说她没有来找我。结果几个小时后,她电话过来了。我不确定发生了什么。有点不确定要怎么办的感觉。搞不清楚状况。
...

《初恋》[12]:一个人的世界

这之后的一段时间里,我开始慢慢学着淡忘。人生总是向前看的。我发现自己不是一个悲伤的人,虽然容易悲观。悲伤到来的时候,静静地接受它,却在之后不久的时间里,就可以搁置在身后,依然能向前看。我想我可能真的具有星座上说的双子座具有的一个特性,就是好奇心很强,所以容易被别的事情转移注意力,而忘却之前的事情,不管是开心的还是悲伤的。

就像我喜欢骑自行车,就像我想要去旅游,都是因为,自己掩饰不住的一种好奇心,

《初恋》[11]:第六次见面

第六次见面也是总共七次见面中的倒数第二次。

记得那是1997年寒假的某天,下着小雨,冷冷的。湖北的冬天总是如此的,站在室内脚都会被冻疼的一种冷。那天我在约定时间到了红三桥。找一个经销店进去躲风雨。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却始终不见霜同学的到来。那个时候没有电话,也没有呼机,不能及时的联系上。等了估计2个小时,我决定去她家里去找她。

我并不确定她家的所在,但因为有写信的地址,知道是某村某组。于是我坐车过去。公路边下车,问路边的一家杂货店。幸运的遇到了一个小孩子,我说我要找谁,能不能帮我去叫叫。小孩子很乐意的去了。于是我坐在那里等她。估计15分钟后,我远远看到她撑着雨伞向公路边走来。
...

《初恋》[10]:回信

在一个相当长的时间里,当我貌似已经开始淡忘了霜的时候,突然接到了一封来自广东东莞的信。

拆开来,是潘四的信。潘四是霜同村的一个很好的朋友,就我个人有限的记忆,应该是她最好的两个朋友中的一个。上次从武汉假借霜的口吻给我写信的那个人,也是她。她在信里告诉我,霜的生活很不好,没有希望,常常怀念我,却不可以给我写信。因为她如此自卑,如此的意识到我和她之间看不见的距离。潘四告诉我,她很喜欢我,却不常常表现。什么话都埋在心里一个人承受。

我想象着她的生活,感觉到如此的凄冷。我仿佛是她心灵的明灯。在她黑暗的路上照亮了她生命的一程。却在现实生活里,渐行渐远。潘四在信的结尾给我说,感觉我是一个真正在乎霜的人,希望我可以继续和她联系,并且把她的联系方式给了我。看着那封信,我感觉感动。我发现她有一个如此的好朋友。
...

《初恋》[9]:我的一封信

看看这个罪恶的人接下来将要做什么。

时间过去的很快,我也顺利的进入了武汉汽车工业大学,现在成为武汉理工大学东校区。武汉是湖北省的省会,这是我那个时候到过的最大的城市,看到了只在电视上看到过的电车还有火车。内心深处因为陌生而显得有所畏惧。军训,上课一步一步的来了。和高中相比,一下子没有了那么多明确的事情要做,显得有点盲从,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能做什么。课程也并不多,下课了,就是呆着躁动不安,却不知道要躁动什么。其实现在想来居然感觉有点悲凉,多少进入大学的学生还是重复着这样的心路历程,在大学的校园里失去自我,然后再慢慢的找到自我。如果说初中阶段是一个人第一次真正开始构建自己的精神世界,那么大学时代,是对自己精神世界的一次拆除和重构。这种拆除可能不是完全的,它会保留一部分生命里本质的内涵和内容。
...
«123456789»

Powered By Z-Blog & Theme by Washun Copyright www.luwenguang.com. Some Rights Reserved.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