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深陷在泥潭

       当我深陷在泥潭
才幡然发现
曾带给别人
怎样的绝望


那些撕心裂肺的哭喊
过去那么多年
依然响在耳畔


只是为了求得一份情缘
低到尘土里去
得到的依然是伤害


当我终于明白这种感受
才知道那是一种痛到骨髓的疼
不能释然的
是今生如何去弥补曾犯过的错


生命的旅程
来来去去
你的面容
依然那样清晰

却只能
默默珍藏


--the end

冰冷的夜

我尝试在这漆黑的夜里
祈祷

曾经犯过的错

不曾了却的情缘

凡俗的生涯
从不曾教会我
抵御孤独和寂寞

当不得不去舍弃
或者
你知道
我知道

如果青春
注定要流逝
我希望
以一种特别的方式
告别

留下一点痕迹
无论是爱的
还是恨的
只求别是平淡

当回忆
在我心里生根发芽
也定会
开花

我要你
做尘世里
最美丽的新娘
跟着我
浪迹天涯

没有房子

就是我们的家

错过今生
还有来世

五百年的守候
或者
只为轮回里的一次牵手

无怨
无怨啊
纵使结出道德的苦果
无尽的牵挂

我不醒
你就一直是我的

留恋
像所有俗人一样留恋

岁月可以染白我的黑发
却将你在我心中深深种下

--the end

到处渗透着伤痛

拉一块油布
遮住想要看明白世界的双眼

慢慢学着麻木
不要被尘世的点滴伤感刺痛

是这个世界不够完美
还是心灵缺失了包容

活着的意义和责任
被否定了又确立再次被否定

情绪纠结往返的来去里
始终靠在一起取暖的,是否只是墙角那只爬行的虫

总有些时候,讨厌这个世界的浮华
它带来了什么又带走了什么

岁月老去,白发已渐遍布
终不能做到淡定中的恬淡自如

长江滚滚东流的水
一如既往的流淌,它从不诉说自己的凄苦

--the end

送别

--送给一个叫做S的女人

很难说抱歉
抱歉是事后难言的借口

很难说放弃
放弃是思虑后的无奈之举

如果不曾遇见
或者我们的生命轨迹就会改写

如果不曾相识
或者彼此的心田就不知道尘世间还有另一个相似的孤独

于是
孽缘在相识的霎那种下

于是
火焰在相识的那刻燃烧

记不得
多少个夜晚短信的苏醒
只为
灌溉心间那片干涸的枯土

记不得
多少个美丽的愿望许下
只为
尘世间短暂的紧紧拥抱

相见

天边

当我如此的想要进入你的身体
我才更多的明白这个卑鄙的自己

无数个夜的宁静里
时间在吱吱的溜走
我却在这样的纠结里
不能自拔

无题

是春风
染白了黑发

还是时间
催化了年轮

是那个欢乐无邪的童年
还是那个孤独落寞的背影
留在了相册

终不能
在心境的成熟里
忘却年岁的增长

终不能
在收获的季节
忘却等待的酸楚

总有些时候
那么寂寞无助

总有些感觉
属于完全的自我

推开窗户
外面
依然只是一个下雨天

--the end

当油菜快要枯黄成熟
而柳树已经抽出成条的绿线

天边飘动的乌云
幻化为你淡淡的哀怨

总有那么一天
你会遇到真正值得邂逅的那颗灵魂

不是轻轻的点头
不是彼此说原来你也在这里

然后擦肩而过
却要用余生来回忆

相视的那一瞬间
就注定了等待与捕获

于是
心不再在寂寞的夜晚纷飞

于是
会带着酸楚慢慢学会期待

静静地
在两个人的幻想世界里

展开你的翅膀
绽放

--the end

如果

有没有这样一个人
触摸你内心最深处的那片荒漠
ta让你感觉到安全
于是你可以肆意撒野

有没有这样一个人
让你感觉到心灵的宁静
即使ta不小心伤害了你
你还是一如既往地给ta温馨

如果你足够幸运地找到了
请你大胆地告诉ta你的感受
即使你们生活的轨迹
只是重合了一小段

因我们留念尘世的时间
短促

生命是一段不能回放的纪录片
翻过去的一页
永远只可能在记忆里复活

不要留下遗憾
即使得到的是不尽的无奈伤感

--the end

这个美丽的早晨

空气里都是阴冷的味道
我静静地走在荆沙路上
轻快而悠闲

路边的荆沙河里
微波起伏
轻声呢喃

河边栏杆伫立
为她守候

泛着碧绿的那片鳞光
是荆沙河柔和的眼睛

她安详地注视这个美丽的尘世
是一个温和的长者

而路边的树叶在风中摇摆的声音
像极了木吉他上跳动的音符

于是,
这成了一场脱俗的盛宴

静静地闭上眼睛
用心灵倾听

--the end

我听到你的低吟哭泣

冬日里

千古城墙下
那呼呼的风声
带着你的幽怨的眼神

你是路边那一株无言的古柏
看似弱小的身体里
有着无限的坚韧

你不说
我知道
却只有冰山一角

生命里的难言
你自己明白最多

或者

不必说
不必说
一说便错

--the end
«1234»

Powered By Z-Blog & Theme by Washun Copyright www.luwenguang.com. Some Rights Reserved.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