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分类
最新留言
友情链接
网站收藏
站点统计
  • 文章总数:640
  • 评论总数:173
  • 浏览总数:45106
  • 当前主题:超级狐狸

现在好了,还有什么可以失去的。

前一些天,我确定自己在心里失去了众众。这一些天,我确定自己失去了女朋友。离开荆州短暂的十多天里生活就给了我这么多厚礼。是该高兴自己可以重新去得到还是该悲伤那些不能挽留的东西。

很多事情,是否跳出去了才能看的更明白。不确定为何突然那么计较得失了。在感情的相处里,其实自己还是一个老男孩,渴望得到别人的安慰和理解,至少,在生活波动的时候,能够给予我心灵上的某种依靠。让我一直扮演付出的角色,我感觉很累。至少我内心里不乐意去接受,即使可以一直这么扮演下去,内心里还是带着某种悲伤。我喜欢做自己想要去做的工作,而不是别人强硬安排的工作,即使我可以胜任。
...

《公主日志》里的最后一篇

祝福你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


--the end

分析自己总有点主观[二]

自恋到想要分析自己,并且还连续几篇的,希望不至于我一个人。否则情何以堪。

很多时候感觉自己并不是坏人,却一不小心伤害了亲密接触过的每个女士。我就反思,是否我其实就是坏人?好与坏的界限又在哪里?是否好人还是坏人其实并不重要,而我只是用小孩子的眼光一定要区分这两种人呢?我不是十分明白,真实的说,我是有点迷茫了,当我固有的价值观和现实产生某种冲突的时候,这样的思考和迷茫就在所难免。

周姐说我是个自以为是的人,我承认。最近也常和Zan同学聊天,她对我的分析很对,她说我每一段感情都确定的太早了,以至于没有充分的时间事件去观察对方。这也是我从前对自己的看法。我也怀疑自己是否是一个认真对待感情的人。一个自以为是,自作多情的人,貌似挺容易发生感情。有时候真的是搞不懂自己。以前很少想着改变自己去接纳对方,现在有了一点这样的小心思,尝试这样做了,却感觉到有点累。
...

分析自己总有点主观[一]

这是一个不安分的人,如果我不幸早逝,我想我的墓碑上就该刻这么几个字。

对于分析自己总是有点困难的,因为自己看自己和别人看自己,是站在不同的角度。自己好比是一条河,而外人看到的,只是河面。河面下何时暗香浮动,只有自己最能清晰它的深度质地。分析自己更多的成分还是主观,不像外人看自己,可以通过具体的事实作出推断,在逻辑上可以说通。很抱歉我不知道为何突然想要写这么几篇日志,想要看看自己到底在人模狗样的外表下隐藏着多么卑鄙的心脏。

敏感和没有安全感可能是我个性里最突出的两点。

敏感的经历是这样的:小学放学的时候,我走在前面,后面隔不多远是几个女生,如果后面的几个女生突然大笑或者动静大了起来,我就感觉可能或者和我有关。再比如,在一个十分热闹的场合,比如六一汇演,大家可能都在看台上,而我,可能就会不时的看四周一下。还比如,在一个热闹的场合,当某个人说了一句不合时宜的话的时候,我立马就能感触到尴尬,可能这个时候有些人还没有反应过来。
...

没有最痛,只有更痛

晚上下班买了三个花卷,8毛钱一个,啃了两个,还有一个,留着明天早上继续啃。

在上海这个地方,自从来后,就没有吃到一次自己真正喜欢吃的东西。好好的辣子鸡丁,看起来布满干辣椒,却一点辣味都没有。桂林米粉在这里吃了两次,但始终吃不到深圳大冲那样的味道。每天午饭吃的一般是榨菜肉丝饭,10块人民币,饭少不说,榨菜还那么咸。额滴神,幸好我自己不挑食,基本都能吃下去,但一次都没有感觉到好吃过。

最近生活貌似充满了变数。

刚来上海两天,也就是八月一日,晚上突然接到前妻手机短信说,有人把我的聊天记录发给她QQ上,让她看到了很多她不想看到的聊天记录。然后我电话过去,不接电话,说家人睡觉了,免得吵到。后来前妻给我手机发信息,说有人要她的狗命。我还猜测是别人想要破坏我的生活。

第二天。八月二日。我早上电话前妻,询问她昨天晚上怎么回事情。她才说实话,说她用了我的电脑,我电脑QQ是记住密码的,于是就登录了我的QQ,看到了聊天记录,然后就不舒服,然后就找我闹。我听了十分气愤,问她为何登录我的QQ。在电话里吵来吵去。那个时刻,不确定为何那么气愤,不确定她为何要不停的纠缠我,直到我什么都干不成才好。

后来她电话说要卖了荆州的房子,带着儿子众众离开荆州。我相信那个时刻,自己是悲伤而无奈的,在电话里大声的咒骂她,因为她和我签了合同,在房贷没有付完之前不能卖房子,现在却要带着儿子离开荆州。我实在有点担心儿子,害怕他去了我不熟悉的地方,我不能在我想看他的时候看到他。我相信她看中了我的弱点。最近两个月常常拿这个威胁我,生活稍不顺心就拿这个和我吵闹,我自己离开荆州,其实这个也是原因之一,我很想找个离她远一点的地方,安静地工作生活,我害怕类似的纠缠不休。

我记得我在公司的楼梯间大声地骂她无理取闹,我每个月给她付房贷1.5k,每个月给2k的生活费,为何还要一再的逼我,到底要我怎么样,何况我和她已经离婚了。那个时刻,我像一个无助的蠢蛋一样彷徨。后来我决定辞职了回荆州,和她彻底的决断,把我放在她家里的书还有衣服都运回洪湖老家,她爱卖房子就卖房子,爱带着众众离开荆州就带着众众离开荆州。我拎上电脑背包就走出了公司,没有和任何人说明。

走在回屋的路上,老母亲电话过来,让我冷静一点。我说我怎么冷静,这个女人无理取闹,让我怎么安心上班。在那个有着太阳明媚的早上十点钟左右,我在上海市闵行区万源路上,像条狗一样的无声哭泣,眼泪不自觉流出了眼眶。路上行人来往穿梭,感觉这个世界离我如此遥远。

我走到出租屋,坐在这个小小的空间里,感觉刚刚计划好的人生,一下子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想不明白,我和她已经离婚了,为何要纠缠我,我和谁聊天说什么情话和她有任何关系么,我虽然和她离婚了,但还是一如既往的给着生活费,还着房贷,这也是我能做的,是否我太失败了。我的人生,真的就这样的失败了么。

后来我慢慢冷静下来,交代我的母亲快一点把我留在她那里的东西帮我运回老家,也声明不会再继续给她生活费房贷,希望她早点卖了房子带着众众回河南。我,还是继续留在上海上班。人生有些时候,有些东西没有办法留住。为了我自己向往的有限的幸福,我希望尽快结束这样的纠缠。我删除了她QQ,告诉她如果卖房子需要回荆州签字,通知我随时可以回去。

那一天,我就在心里确定了。众众,并不是我不能舍弃的。虽然在离婚的这些日子里,我开始意识到他对于我的重要性。但是因为离婚协议中判给了前妻,所以我失去了要到孩子的可能性。如果她想要拿这个威胁我,那请她早点放弃这个努力。可能我确实是个狠心的父亲,到此时为止,我还是想要追逐我自己的幸福时光。

我常常不能明白这个世界上的很多事情。我知道我是有错的,可是,如果离婚都已经成为定局,为何不去追求自己的幸福,而还是在旧地纠缠。那样有用吗?不明白的事情挺多,解释也没有用。

每次想到众众,心理就有一个结,从前我常说自己没有值得后悔的事情,现在,我知道,我是多么后悔将众众留给前妻。她在某些时刻的表现,让我怀疑她的精神是否出现了短暂的分裂。我这么说她,可能我内心对她留有怨恨。实际上,她表演类似的把戏不止这一次。我多希望她能把眼光放开一点,看看外面的世界,去接触外界,了解外界,趁着自己还不算老,找一个真正懂得自己,了解自己的好男人。

后来过了一天,老母亲来电话说,前妻不卖房子了,继续留在荆州带众众,我继续给生活费,还房贷。我无语。但是为着让众众继续过熟悉的生活,我答应了。但是我知道,以后无论她是否卖了房子带着众众离开荆州,我都不会有任何的介意。尘世间很多事情,随缘吧。我的生活已经很累了。

我想安静的生活,仅此而已。

--the end

每个人的悲欢离合

来到上海慢慢开始适应工作生活的时间规律后,才发现还有大段的自由时间。晚上早了睡不着,一般23:30后才能感觉到困,感觉到困了才去睡觉。早上一般6:00左右就醒了,醒了一个人躺在床上没有什么意思,就刷牙洗脸起床。在晚上的某段时间还有早上的这段时间,最多的就是看看tianya,还有一些日志新闻的瞎逛。

今天早上突然想起世纪佳缘,在荆州常和公主一起看《我们约会吧》,《非诚勿扰》,所以记得这个网站。看了几个上海还有荆州女性的信息,突然感触想要写这个日志。

很早是在tianya上看别人的情感纠结,当然,自己也经历着一些情感纠结,我貌似是个挺好奇的人,常常在看别人帖子的时候,猜想这个人发帖的来龙去脉。ta是一个什么样的立场,是否在描述事情真相的时候,因着人性自私的缘故,自觉与不自觉得偏袒着自己。有些回帖里可以得到印证,而有些贴就不能。
...

宜昌三峡人家

去宜昌三峡人家的时间是2011.07.02,那天是周六,温度是36度。本来计划去宜昌玩两天的,结果太阳很晒,跟团旅游了一天就回了荆州。

三峡人家2011年晋升为国家5A级景点。是湖北省五个5A景点中的一个。湖北省的5A级景点包括:黄鹤楼、三峡大坝、三峡人家、武当山、神农溪风景区。武当山我比较怀念,很值得一去。最好别跟团,一个人或两个人慢慢的爬山,累了就在石阶上聊天休息,相互打气,你侬我侬,在道教圣地感受满山的爱意。

去宜昌三峡人家是和公主一起去的,开销平均每人每天300块。本来计划去车溪,宜昌汽车站出站后有人在拉人,公主说其实挺想去三峡人家,所以我们就跟团了(三峡人家要在长江上坐轮船才到,不清楚地点的不要自己自助游)。我这里留有三峡人家相关的两个电话,大家想去的可以先电话咨询下他们:




...

枕着淡淡的伤感入眠

毕业的时候,东奔西走,很是坦然,虽然孤独,但不寂寞。北京深圳广州宜昌黄石这些城市,都留下过我工作的脚步。为了生活或者说生存,保持着一颗还算上进的心,在时间的流逝里体验生活的酸甜苦辣。过往历历在目,青春没有留下空白,内心里还是有一点点庆幸。常想起一句话,穿鞋的不怕光脚的,我,就是那个光脚行走的人。

以前打工,因为不确定未来会停在哪个城市,所以在某个城市的时候,还想着去融入,或者某天就会停在了那个城市。现如今,知道荆州那个地方,才是我应该停靠的地方,虽然那个地方没有我的只砖片瓦。所以对于上海,从始至终,都将扮演一个过客角色。结婚前从不懂得寂寞,结婚后一个人的时候,才明白寂寞的酸楚。而如今,大大的上海,孤身一人在这里来来去去,内心的孤寂居然想说都说不出来。
...

七月回老家感悟之三:乡村的路

每次回老家,很喜欢的一件事,就是晚饭后,沿着去往峰口镇的乡村路上散步。

小时候这条路是完全的土路,所以每到春天梅雨季节的时候,上学就非常麻烦,这估计也是我不喜欢春天的原因之一。初中后,这条估计800米长的土路用砖渣煤渣修过一次。走了几年,又能看到土了。前几年村里有人倡议修这条路,修成水泥路,为子孙造福。我记得我还作为在外打工的代表捐了两千块钱,我叔叔捐了一万,村里还有一些人捐了钱,万全镇镇政府上也有一部分拨款,东拼西凑集资起修路的金费。

我的老父亲一向喜欢揽事。修路的整个过程,我的老父亲负责记账,还有统筹。路修好了很多人很高兴,也有不高兴的人,那就是我老父亲,因为路修完后,有些人说闲话。说我老父亲什么什么没有处理好,据说是一个村里从前有点头面的人物,对我父亲意见不小,据我老父亲给我说,是因为那个人想贪一点小便宜,被我父亲拒绝了。其中事情我不清楚,不过我相信父亲的为人。总是做这些吃亏不讨好的事情,过后说了以后再不多管闲事了,可是遇到事情,别人来求了,还是一样去做。周而复始。
...

七月回老家感悟之二:小海

小海是我儿时同村的小伙伴。比我大两岁,和我姐同岁。

他父亲是个公办教师,老资格的教师,现在估计六十多岁,一直到现在都有退休工资拿,估计有近两千块。这个收入在农村,而且没有出外打工的人来说,算不错的收入,而且每个月不需要干任何事情。小时候我们都特羡慕他有一个公办老师的父亲。村里人都尊称他父亲为张老师。

张老师是一个知识分子,在年轻时候,娶了一个估计没有共同语言的老婆。但那个时候没有婚姻自由,所以一直夫妻并不和睦,至少我们村里人都是这么说。常常吵架,偶尔打架。张老师想问题可能和普通的农民有一点出入,所以,在村里显得有点另类。我小学时候某天,小海的母亲在和张老师吵架打架后喝农药离开了人世。为此在他母亲出殡时期,小海外婆家的一些人,扬言要杀了张老师,张老师估计是躲起来了,没有露面。
...

«222324252627282930313233343536»

Powered By Z-Blog & Theme by Washun Copyright www.luwenguang.com. Some Rights Reserved.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