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分类
最新留言
友情链接
网站收藏
站点统计
  • 文章总数:640
  • 评论总数:173
  • 浏览总数:45106
  • 当前主题:超级狐狸

七月回老家感悟之一:空调

在来上海工作前,我估计会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不会回去,所以就回老家玩了两天.顺便看看众哥。

回老家那两天天气很热,所以就想给父母装个空调。在丰口镇上花了2370块买了美的的一款空调,1.75匹功率。当天就给安装好了,安装好后,看到父母高兴的表情,内心还是很高兴,其实我知道这些对于父母的回报实在很少。

下午16点后,众众和他堂哥森森从幼儿园回来,看到空调孩子一样的开心.感觉真不错.晚上几个人都挤在空调房里,安静的睡觉,体会到一种很少有的温馨。

坦率的说,我自己也很少有在空调房里睡觉的经历,谁叫咱是穷人家的孩子呢.夏天的时候,往往都是电扇就能解决问题。以前东奔西跑对于外部环境可以说基本没有什么要求。冬天也常用冷水洗澡.因为总感觉如果养成了用热水洗澡的习惯,以后生活艰辛了,再回去冬天洗冷水,肯定会更难受,倒不如一直坚持。传说中的那句话:由简入奢易,由奢入俭难.或者就是这个理.其实想来也是我自己迂(迂腐的迂)的一种表现。

自从进入大学,基本回老家的时间就在年渐减少。现在想来,农村和城市之间的差距,其实已经很小。比如城市里大家都有各种电器,电视机,洗衣机,冰箱,空调,农村也有了。比如城市里很多人买的摩托车,汽车,农村也有不少。热水器农村用的比较多的是太阳能,城市里用的比较多的是电。在我看来,厕所和洗澡部分可能是以后农村要改进的地方吧。

很多村里的人都开始放弃了传统的农作,到城市里打工或者做生意。以前小时候每到夏天晚上,家家户户都搬一张凉床在门前,一家人摇着蒲扇或坐或躺在上面聊天,老人给孩子讲故事。现在每到夏天晚上,大家都进自己家,躲在电扇前或空调里,很少有人会在门前乘凉。我知道这是社会的发展,其实内心还是挺乐意从前的那种方式,它团结了人心,把温馨的回忆植进了孩子幼小的心灵。现在大家的物质基础都好了起来,也学会了淡漠。

我不确定哪种更好,不过我有自己的喜好也在所难免。就像我常怀念儿时在农村看的露天电影,我知道,其实我怀念的并不是电影本身,而是,为着看电影时候的心情,为着看电影很多人高兴像过节一样的乐呵劲。因为那个年代缺少这样的精神盛宴。就像小时候很难吃到水果,偶尔有亲戚买个苹果,都很小心翼翼的吃完还回味良久。而如今的孩子们,喜欢吃苹果的估计都不多了。

对于人类精神的这种抗药性,我不确定怎么定义。就是,某种快乐,因为很稀少,所以显得可贵。而后来发展了,对于某种快乐,可以唾手可得的时候,这种事情本身进行下去的乐趣可能就被稀释了很多倍。北方人的过年吃饺子也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对于人类以后精神领域会向哪个方向探索我不得而知,但我个人还是很怀念从前。

农村在我自己的体验里,经历了很多变化,直到如今,很多人在城市里打工,村里的人丁也日渐稀少。以前居住的很多房屋如今都成为了平地或者房屋虽然在,但是已经很多年没有人去居住,斑驳的墙体说明了这些房屋的主人已经舍弃了它们。

--the end

【上海日记】2011.07.29,到了上海

2011年07月28日16:15分,K13火车,14车069号硬座,花销150块,把我从武昌火车站拖动到了上海南站。

上海是个陌生的地方,在我有限的生命轨迹里。对于这个城市,无所谓好感与孬感,因为感觉它离我很远。因着自身能力的有限,也从没有想过要来这个物价很高的城市。从荆州离职后,其实内心有点煎熬,不确定会去向哪里,即使此刻在上海,我也不能确定自己能在这里呆多久。

早上7:40分就到了上海南站,火车上半睡半醒感觉有点疲劳。被接到公司后,电脑配好了吃了午饭就开始租房,还算顺利,800块租到估计8平米的小隔间,放一个1.2米的床,一个小电脑桌,一个小衣柜。一个三室两厅的房子被切割成8个小格子,我租的,就是其中的一个格子。我怀疑在晚上睡觉的时候可以听到隔壁隔间人说的梦话。没有空调,厨房卫生间都是公用。
...

多希望,用卑鄙的方式将你留在我身边

6月末某天和小王吵架的直接后果,就是小王说要卖了荆州的房子带着众众回河南。当天下午我就火急火燎的赶到小王家,和她商量着让众众回洪湖老家去玩一个月。幸运的是她答应了,于是我去了众众的幼儿园,领了他回洪湖。在回去的途中,众众在车上无声的哭了。我看到他脸庞上滚动的泪水,难受到心痛,到无言。

他仿佛明白眼前发生的一切事情,但是他什么都没有说。他知道他的爸爸和他的妈妈吵架,他知道难受,他小小的世界定是充满了迷茫,就像我小时候看到爸妈的吵架一样的惶恐。他并不完全明白大人的世界,但是他懂得用自己的眼光看大人的世界。

...

从2008.02.25到2011.07.21为止

在2008年前从没有想过自己会来荆州,虽然老家洪湖一直都属于荆州这个地级市管辖。

依然记得那天到荆州的场景。过完正月十五没两天,自己坐汽车从洪湖市丰口镇到荆州沙市,背着一个行李包站在江津路车站大门台阶上,面向北方,等待公司的陈总来接,因为自己对荆州完全不熟悉。那个时刻的内心对于未来,依然充满了迷茫和期待,不知道在荆州工作会有如何的结果。一转眼到今天,在这个公司工作了3年5个月,约等于3.4年。我应该是棋牌组的第一个员工,到后来一些技术人员的陆续到来,到后来培训一些新人,到后来慢慢的让棋牌平台丰满成熟起来,再到后来和武汉还有湖南一些公司的合作,再到后来公司开始自主运营棋牌平台。我相信自己亲历了公司的成长。直到目前我个人觉得公司已经开始稳定,有着我或者没有了我,差别都不大。所以我的离开,应该还算及时。

...

一轮明月

这应该是我在3-1-5-16的倒数第二篇日志。因为一个多星期后,我就不在这个出租屋了,也不在荆州了。

荆州是个安逸的城市,这里有古老的三国城墙,有绕着城墙一整圈11.5公里的石板路。这里有暗红的红叶李果实,缀满枝头,在江津西路上静静地挂着。这里有浩瀚的长江水,它总在每年带走很多鲜活的生命,把失去亲人的绝望留给那些仍活着的人们。这里有荆州长江大桥,晚上的时候,桥上灯火闪亮。这里还有很多有待发掘的古墓群,张居正,辽简王,都曾在这里生活过。静静的荆沙河,是我上班途中的陪伴。

人们都说回忆很美好,大概是因为回忆里不再会去体验曾经的迷茫和困惑。因为那些迷茫和困惑到现在已经水落石出。记得很清晰的是,2008年2月25日来的荆州,正月十五刚刚过完。转眼在这里呆了3.4年。这3.4年里,完成了一些人生大事,比如买房,比如离婚。想一想,人生其实变化很快。大部分人要经历的几个阶段,比如读书,找工作,找女朋友,结婚,生子,买房,我都经历过,买车其实曾经也是计划中的事情,只是后来计划赶不上变化。离婚应该还是小部分人才干的事情,我也经历过。经历到此,貌似没有什么缺憾。尘世间,真的是经历了才能明白一些道理。书上说的,别人劝的,都是浮云,耳旁风。我不知道我是庆幸自己经历了这些,还是遗憾经历了这些。人生的旅程还在继续延伸,谁也看不清前方没有发生的风景线。且行且吟。
...

匍匐前进

人真的是贪婪,只要能看到一丝幸福的曙光,都会向着它前进。正如这个时期的我,总在一再的退让中,寻找一点点希望。人生行进到此刻,五味陈杂。

或者幸福本身就蕴含在这样或那样伤感的体验和思考里,只是,我不曾体会到。谁是伤感生活的那个导演,那个错了的人?除了自己,貌似大家都有自己的道理。在体验大家理由的时候,我在生命的路上开始慢慢学会隐藏自己的喜乐。累,是生命的常态,只是最近体会的特别多。我本身其实不是一个能藏住的人,也不够成熟。在生活的历练里,从没有学会城府。于是我的烦恼象在屋后堆积的柴草,慢慢的增高,直到有一天,我周围亲密的人们,能看到它的存在。
...

貌似有点迷茫

如果我没有猜错,生活发生了某些变化,而这些变化其实并不是意料中,虽然总有一天会发生。

偶尔幻想自己具有了某种创业的资格,真实的沉淀下来,发现缺少很多资源和能力。是否一直给人打工到老,是最近一段常常会思考的问题。不给人打工会做什么呢?开摩托车拉客么?还是改行去学几个月的厨师,然后找一个小餐馆继续给人打工?其实还是无解。随着年岁渐长,总想做一些自己完全可以掌控时间的事情,这样可以多一点自由。但是为着某种责任,还是不得不继续程序员的生涯,因为它应该是我目前所能赚到最多生活来源的技能,幸运的是,我还一直对它保有热情。
...

早上在长江边上看到溺亡的成年人

早上上班和晚上下班偶尔会走长江大堤,可以感觉到开阔的江面带给人无限的遐想,感触到一种若有若无心灵的放纵。荆州本来是个长江边上的古城,如果不是亲自走到江堤上,往往很难感觉到长江的味道,有点遗憾。长江两岸的景点也很少。荆州长江大桥全长4.5公里,可惜不能步行只能车行,还是遗憾。

偶尔想起大学时期晚上在武汉长江大桥上来回走的场景,感觉还是充满了怀念。

很多个晚上下班,看到江里很多游泳的头颅,在江水表面浮浮沉沉,往往后面会拖一个救生圈,以免发生意外。虽然江边有明确的游泳危险的提示,还是阻不住很多穿着短裤往江水里跳的身躯。
...

到处渗透着伤痛

拉一块油布
遮住想要看明白世界的双眼

慢慢学着麻木
不要被尘世的点滴伤感刺痛

是这个世界不够完美
还是心灵缺失了包容

活着的意义和责任
被否定了又确立再次被否定

情绪纠结往返的来去里
始终靠在一起取暖的,是否只是墙角那只爬行的虫

总有些时候,讨厌这个世界的浮华
它带来了什么又带走了什么

岁月老去,白发已渐遍布
终不能做到淡定中的恬淡自如

长江滚滚东流的水
一如既往的流淌,它从不诉说自己的凄苦

--the end

很久之前的一个朋友

其实这是一个我不是很乐意要提起的话题,只是很偶尔最近又出现了这个朋友的某些信息。

在二十年前的1991年,那个时候我在丰口镇一中读初二。那个时候这个朋友也正好留级读初二,我们同在一个班。想一想已经认识二十年,实在不短,人生又能有多少个二十年。初中毕业后,我读高中,他上中专。高中毕业后,我在武汉上大学,他开始了在宁波工作。我快大学毕业的时候,他也已经在黄石读完了第二个中专打算工作。

记得那个时候
«232425262728293031323334353637»

Powered By Z-Blog & Theme by Washun Copyright www.luwenguang.com. Some Rights Reserved.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