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爱,已成往事》[9]:叶子的QQ号

我想我是带着邪恶的想法回到北湖小区的出租屋的。叶子的淡泊与对我的爱理不理,点燃了我的内心深处某种欲望的导火索。有些时候我对男人女人对于欲望产生的原因感觉好奇,为何男人很容易产生欲望,而女人不是。女人大部分都是固守在自己的世界里,不会轻易的产生想要改变的想法。

回到屋,找出叶子电脑上QQ软件记录的几个QQ号码,一个一个的查看资料。发现有个网名叫叶子的。看起来,做个有心人是多么的重要啊。加过去,半天没有回音。看来,等待也是很重要的,等待之后必有结果嘛。

将近黄昏,带众众下楼,在楼下车棚里看那些永远都没有事情做的退休的老同志们下象棋。往往两个人下,好几个人旁观,壮观的时候,十多个人旁观。很多时候,旁观的人比下象棋的人更心急,不断的大声吆喝。我静静地站在一边,看着棋盘里的情势变化,感觉还是人多的力量大,一个人的思维还是极其有限的。一着一着的走下去,大部分是我觉得还不错的,也有一些是臭棋。不过基于观棋不语真君子的古训,很少去插话。反正是热闹和打发时间,这看起来还是一件不错的群众集体娱乐活动。
...

《当爱,已成往事》[8]:人生当如初见时

北荷小区是711厂附近的几个大的小区中的一个。众哥的班主任小何老师就是住在北荷小区,我们是住北湖小区,还有一个北菱小区。佳佳幼儿园是在北湖小区里,向东走2分钟,就是北荷小区。基本上,佳佳幼儿园就是北何小区和北湖小区的分界点。从北湖小区,穿过一条小路,一个铁门,就到了北何小区。

小何老师住在北何小区的8栋,很好找,破旧的楼梯散发着淡淡的霉味,白天也看不大清楚,摸索着爬到4楼。敲门,屋里有人走向门边的声音。开门,是一个身体150多cm的女孩子。长头发,大大的眼睛瞪着我,问我找谁,我说我来给何老师看看电脑的问题。女孩子向后叫了声:妹妹,找你的。然后就穿着拖鞋坐到电视前嗑瓜子去了。小何老师从里间出来,赶忙热情地说,众众爸爸,还真守时,进来进来。屋里没有木地板,不用换鞋。这让我感觉自由很多。一直不喜欢进到需要换拖鞋的别人的家里。那会让人感觉到一种莫名的压抑。
...

《当爱,已成往事》[7]:这个星期天

记得那是个9月底的星期天,天气仿佛退去了潮水的沙滩一样还残留潮湿,空气中还是充斥着淡淡的热度。不热中透出一点闷,闷热中有点凉快的感觉。

难得的放假的早上,起床早餐,然后就开始了我的山地车。早上绕着荆州古城内环骑了2圈,差不多23公里。90分钟搞定。骑车的感觉还是不错的。一如既往的透出少有的放松和自由。平凡的生活总显得有点沉闷,而放假的时间里,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可以自由安排自己的时间活动,比如

《当爱,已成往事》[6]:平凡的生活着

众哥在经历的短暂的哭泣的几个早晨后,就按照老人们说的,不再那么悲伤地上学了。不再那么哭泣着不肯去了。从这点来看,还是一个不错的孩子啊。

早上的送,晚上的接,一切都顺理成章。早上的时候,大家都有空去送,晚上的接,就不竟然了。有些时候是肖大妈去接。接了后,就陪众哥玩一会儿,然后我或者小王同学下班后,就把他接回来。做饭吃饭洗碗看电视洗澡睡觉。

这就是我们普通的一天。时间就是这样流逝的。如果没有任何额

《当爱,已成往事》[5]:小何老师

众哥的班主任是小何老师。小何老师看起来无论年龄还是身材都有小的感觉。

第一次送众哥去的时候,园长带我们进入小班的时候,恰好看到小何老师蹲着在为一个更小的小朋友喂早餐。有些家长是把早餐买好,然后把孩子送到学校,然后就去上班了,剩下的工作就是班主任和生活老师的事情了,喂饱这些小可怜们。

小何老师站起来的时候,给人的感觉,和蹲着之间差别不大。虽然实际上是有差距的。身高估计快到150cm了。细细的汗珠

《当爱,已成往事》[4]:佳佳幼儿园

佳佳幼儿园在沙市区711附近,离我们租的房子相差步行6分钟的路程。小王同学或我上班下班去接众哥上学下学是很方便的。如果我们都因为工作原因而不能及时去接送,我们会通知我们的一个邻居大妈肖大妈。已经谈好了,每接送1次酬劳10块。肖大妈没有自己的孙子孙女需要照顾,自己开有一家小店,店里卖简单的用品,比如香烟,小零食一类的。门面很小,只是在家的过路的朝向开一个窗口,就可以经营。每个月的收入有限,是否满足老

《当爱,已成往事》[3]:20年前

那个时候,我还是一个诚实的C++程序员。而叶子,是一个小学的老师。我们都风华正茂,虽然我们自己可能感觉自己已经逐渐苍老。

我一直对老师这个职业,不太有好感。因我成长的过程中,和老师的接触,看起来不少,但很少有老师能给我留下好的印象。

记得那天送众哥第一天上幼儿园的时候,是8月4日。天气晴朗,荆州的天气有点热。我和小王同学一起去送的。众哥还是很喜欢自由自在的生活,没有老师的管束,没有范围的限制。

《当爱,已成往事》[2]:我在荆州

荆州是个不大的地级市,现在的荆州是以前的荆州市和沙市市合并而来的。以前的沙市市也是一个独立的地级市。

打开中国地图,看中间的那个省份,就是湖北省。湖北省的中间部分差不多就是荆州市了。荆州也是318国道和207国道的交叉点。离湖北省会武汉有200多公里。20年前的那个时候,还只有高速公路,高速公路估计3个小时车程。火车的开通我记得是2011年,距今已经18年了。

荆州是个平原城市,夏秋种植主要以

《当爱,已成往事》[1]

其实,我一直都想将叶子彻底的忘记。就像我们常按的shift+del一样的删除。

只是1天,2天,1月,2月,1年,2年,10年,20年的时间,已逐渐飘散的时候,我依然还在叶子的回忆里挣扎。时间过去那么久,为何还是不可以。我不明白。

多少个黄昏的夕阳里,下班路上的公车里,夜晚走城的宁静里,独自骑行拉萨的孤独里,只要在不经意间,叶子就会像鬼魅一样地跳出来,她的形象逐渐清晰起来,清晰的让我不敢正视。
«1»

Powered By Z-Blog & Theme by Washun Copyright www.luwenguang.com. Some Rights Reserved.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