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时光》[22]:后记

[补写时间:2009.12.23]

貌似艰难地完成了第一个自己的小说。虽然还有2节看不到。因为那2节写了,但遇到停电,丢失了,所以目前看不到。不过,在2010年前会补上的。

以前也写过几个小说,但都没有写完,写到最后,都不确定应该给一个什么样的结局所以一直拖着不能结尾。幸运的是,这次没有这样。还没有结尾的几个小说,我以后都会搬到这个日志里来写完它。

最近确实迷上了写小说,可以天马行空地敲打文

《深圳时光》[21]:前方的路

[补写时间:2009.12.23]

前方是什么?可能这是个难以回答的问题。特别是,对于如此平凡的我们来说。很多时候很多路,都不太可能是完全自主的选择,生活有些时候,会让你在某个转折点不由自主地走向另一个岔道口。然后你会因为惯性,继续沿着这个岔道口前行。或者n年之后,你回头看走过的痕迹,才知道。哦,原来那个地方就是一个岔道口。

不过幸运的是,无论我们个人多么的平凡与渺小,我们都可以幻想我们的未来

《深圳时光》[20]:总有一些话想说

[补写时间:2009.12.23]

从原来的公司离职后,就不能继续住在公司了。于是,又回到了熟悉的地方--大冲。

从真正想离职的时候起,就想着过一种不同的生活--soho。简单地说,就是坐在屋里上班。听起来是个不错的事情。事实上,如果没有生活的压力,确实是个不错的事情。或者从网络上接一些活维持生活是没有问题的,可是,生活的下一步,是否就是维持生活这么简单呢。关于小小的前途的未来的迷茫是不可以避

《深圳时光》[19]:再回深圳,物是人非

[补写时间:2009.12.23]

大部分西安的日子,也是忙碌的。不停的代码不停的修改bug构建了工作的全部。

西安是个不错的城市,至少它留给我一个十分美好的印象。少数几个我所能接触到的西安本地人的纯朴也让我把这种感觉涵盖到所有这个城市的人们。对这个城市,有种说不出的亲和。实实在在地说吧,在我所经历过的几个很少的城市里,西安留给我的印象是最美好的。直到如今,我依然保留着这份美丽的印象。或者我不

《深圳时光》[18]:2005年的那个生日

[补写时间:2009.12.23]

其实关于生日,自己一向是淡薄的。因为生日在我来看来,一直都是个奢侈品。对于没有吃饱饭的人来说,简直有点浪费。不过,即使物质生活再贫乏,我们还是要过生日。只是生日的时候,一个人或几个人,还是如往常般度过而已。内心深处应该还是心存某种期望的吧。虽然这样的期望很多时候换来的是失望。

我们大多数人的生日应该就是这么度过的。幸运的是,有些时候,有些人会在我们的生日的当

《深圳时光》[17]:西安出差的日子

[补写时间:2009.12.24]

西安的很多时候,虽然忙碌,但不用加班。是个不错的事情。所以晚上的时光就是自由的了。这种感觉还是不错的。

很多个晚上,就是一个人静静地坐在电脑前找人聊天说话或者下围棋。也有一些晚上,和莫莫同学一起出去吃小吃或大盘鸡或去回民街还有一些地方逛街。莫莫同学是我在公司的女同事,大美女一个,很nice的一个人,主要做美工,做的图也很幽雅。莫莫同学很喜欢小吃或旅游或玩。活

《深圳时光》[16]:西安出差前夕

[补写时间:2009.12.25]

通知西安出差也是临时的。因为西安一个棋牌游戏公司需要救急。而这个平台就是类似于我们公司的一个游戏平台。正好找到我们公司。记得时间大概在2005年4月左右。

对于工作我一向喜欢出差,可惜一直都没有这样的机会。出差意味着可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看到一些陌生的环境,结识一些陌生的人,发生一些陌生的故事。或者本质上我就是一个喜欢新奇的人。对很多事情都充满了孩子一样的好

《深圳时光》[15]:一些其它的地方

深圳是个充满回忆的地方。要想写完基本不可能。人是个奇怪的动物,在深圳的时候,感觉很多地方也不过如此。离开了,却发现了深圳的很多好处。就像爱一个人。失去了才知道可贵。

深圳的后海我们也去过,在草地上坐坐,和大梅沙小梅沙金沙湾不能比。基本没有海滩。海水也十分肤浅。西乡那个地方有片地方,我们曾去玩过,那个时候还有很多拖土机再拖土。还在建设当中。不知道现在那里现在成了什么。还有中山公园,梧桐山,莲花山,还有一些我记不得的地方吧。

都曾留下过我们的印记。

印象深刻的是梅林二村那里的基督教堂。

周六或周日的晚上,会有牧师在里面讲圣经,教友们还会一起唱颂歌。教堂很大,很不错的感觉,空旷而肃穆。很多排椅子。椅子上坐着人,椅子的背后的口袋里都插着圣经。牧师站高台上开讲。我们在下面听。我坐进去的时候,牧师说翻到新约多少章多少节,我不知道,旁边的教友热情的指点我。
...

《深圳时光》[14]:大梅沙的海

周末的时候,偶尔会去看大海。一般就去大梅沙。

从大冲坐车估计90分钟就可以到达,天气晴朗的时候,往往刚下车就可以看到大群的人在海边防护网的内面游泳。很多的男男女女,据我观察,很少有老人,一般都是年轻人或者带着的孩子。

海水蓝蓝的,和远处的天边接壤。海边的船很像在一个弧形的地平线上前行。

第一次去大梅沙,我记得是02年,那天天气有点阴冷。那个时候,是我第一次到深圳。对前途对工作对人生还有很多不明朗的地方,仿佛要急切地找到大海,让大海倾听下我的迷茫我的困惑。心里可能觉得大海是解救我的良药。我确实是带着那样的心境出现在大梅沙的,甚至我都不知道坐车路线,还是向路人打听来的。
...

《深圳时光》[13]:西乡的爱心

爱心是一个人的名字。她是小周同学的大学同学和朋友。学生头,染黄。

爱心是个很不错的女孩子,我没有结婚前的理想中的老婆就具有她的品德和善良和温柔。其实小周同学也很孝顺很善良。我对爱心这么评价大概是因为我们之间还有距离。如果时间空间凑巧能让我更细致地了解她,说不定就会发现她身上的很多我所不能容忍的缺点了。我们可怜的小王同学现在就是处于这样的一个立场。^_^

在我和小周同学保持联系的那些时间里,爱心都在西乡的一个工厂里上班。爱心本来是会计专业的,在工厂里做的貌似是跟单。仿佛不是本专业,就像我一样的。我本来专业是机械电子,因为不务正业,鬼使神差做起了程序员,而且还是一个不入流的程序员。有些时候,命运就是这么有趣。无论是否自己选择的,命运都在推动着我们前进。
...
«123»

Powered By Z-Blog & Theme by Washun Copyright www.luwenguang.com. Some Rights Reserved.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