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是由淡淡的往事组成

2012年5月28日发生了一件意料之中而有些意外的事情:上海的这家公司宣布解散。

我记得我是2011年7月29日来的上海,来上海的第一天就到了公司。这样算来,整整十个月了。这样的解散其实是意料之中的,公司一直在投资,在线人数和收入还有公司状况都没有好转的趋势。经历了两拨的外包开发,近两年时间的弯路后,公司才开始慢慢走向了自主开发的道路。市场策略也一直有些摇摆不定,实在是个伤感的事情。

有些想说的话,可能有点犀利,也仅仅只是个人的发泄,于事无补,还是不要落井下石的好。事实是,和这家公司的缘分到此为止。莲花路上的华纳商务中心六楼可能也再也不会去了。同事之间也只能各奔东西。
...

从A屋搬到了B屋

2011年7月29日,我第一次来上海。来的第一天,租了一个地方住下来,上海市闵行区万源路2289弄1号楼102室。这是一间三室两厅或者三室一厅的房子,被房屋中介隔断为11个小格子。我住的就是其中的一个格子,门编号为4,面积估计6平米,每月租金800元,公摊水电费每人每月40块,电费另算。公用的厕所,公用的洗衣机,冰箱,没有厨房,没有空调。

恰好8个月后的2012年4月28日,在上海第二次租房,搬到了距离万源新城不远的上虹新村,离公司更近了,只有估计6分钟路程。这次租的是三室一厅的一室,有独立的卫生间,空调,租房合同上写的面积是12平米。租金是 1700,公摊水电费每人每月50块。有公共的洗衣机,冰箱,厨房。
...

今天就已经放假

静静的夜里有我静静地走,路灯拉长我的身影风吹拂我的长发。走过万源路高门径桥,向东看到华纳大厦的灯饰。在夜晚里静静地散发着丝丝的冷。

此时的公司,如此安静。只有我一个人。我喜欢这样的安静。就像我喜欢第一个早到公司,其中的一个理由就是我喜欢那份静,让我花一点时间来准备,迎接马上要到来的喧哗。人是个奇怪的动物,太热闹了觉得恐慌,安静太久了又会感觉孤单寂寞。在不断的情绪起伏里体验着不同的人生情景。

今天,公司放假了。比预定的提早一天。春节放假八天。这个假期多一天少一天对于我来说,好像关系不大。因为我不会挤上回老家的火车,也不会为回程的火车票揪心。我如预期的计划,想静静地度过这个生命里难得的春节,一个人。
...

时而,遐想

在武汉读大学的那几年,周末晚上常常一个人在武汉长江大桥上散步,看着黑黑的江水,江心的指航灯,江边高楼大厦,灯火闪亮,总会幻想很多,未来的迷茫,对于生活的很多事情的不理解,都在这样的幻想里被稀释和逐渐走向清晰。

工作后去了深圳,常常乐意做的事情,就是去大梅沙看大海。第一次看大海的经历就在那里。最喜欢的,就是坐在那个伸入海面的木制钓鱼台,脚底悬空,静静地看海面,远处或有船只来往或者空空如也,蓝蓝的天空挂在眼前,是一幅美丽的画。那个时刻,或者感触很多,或者什么都没感触。

广州的时候,喜欢在珠江边静坐,珠江的水浑浊,偶尔可以看到皮划艇队员训练。在中山大学北门外,很多人放风筝,谈恋爱。那份静静的场景如今还在我脑海里存活。
...

微薄之力

因为常逛tianya,一不小心逛到了教师板块,发现了一个帖子《贵州支教报名进行中 微薄之力 2011年新学期 招募行中......》,帖子的地址是:[url]http://www.tianya.cn/techforum/content/140/1/610521.shtml[/url]。

帖子里介绍了关于去贵州支教的事情。

让我也一下子想到了卢安克。卢安克的博客[url]http://luanke.jiaoyu.org/[/url]。

...

真实是朵花儿

周六的早晨总是醒的很早,然后筹谋周末的计划,怎么利用这些属于自己的时间和自由。即使偶尔需要加班,也会比平常心态要轻快很多。自由,象一颗春天的种子,种下了,就会找准时机生长。

莲花路还很安静,路边的松树傲然挺立,象夏天很多女人欲遮还羞敞开的胸部,不可一世带着其固有的清高。路边还有一些类似于韭菜的植物,和我一样在这个有点冷的冬天静静地存在着,以我们能有的方式。太阳微微从东方升起,泛着一点黄色,东边的云彩有一些染色。看起来,这是个美丽的早晨。

偶尔想到,类似于我这个年纪的老男人,居然不厌其烦的写着自己的博客,在日志里若有若无的记录着生活的很多心态。不确定别人怎么看我,幸运的是,并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我相信,其实很多人都很真实的活着而且还将继续真实的活下去,不过他们很少会记述自己的生活。我不确定这样的真实记录带给我什么,至少我是有着这样一种需求。我想要表达和记录。其实写过的很多日志并不会重看。最初想要写下日志的心态已经淡忘了,因为我发现我已经写了好几年。可能和个性和环境都有一些关系。
...

坐在电脑屏幕前的你,是我此刻的观众

其实不确定要写什么,只是想留下一点什么文字。感觉并不是十分适应网吧的键盘和环境,不过我想,这并不完全影响我此刻的心态。虽然我自己也不确定此刻到底是什么心态。

上海的天气是冷了,风也很大,凉飕飕的。仿佛荆州从秋天进入冬天的那几天。

貌似有些天没有写日志了,因为自己住处没有网络,也不乐意在公司写,因为公司里总有人来去,没有想要的宁静。我想我还不是十分喜欢网吧的环境,座椅不舒服,窝在这里只适合看看电影。想要顺畅的打字感觉有点艰难,很不幸和最初在来时的路上幻想的场景有所差异。想说的话貌似也忘记了。

...

这个宁静的早晨

很显然,我喜欢这样宁静的早晨,无论是行走的路上还是此刻公司里。独处能带给我更多精神上的快乐,而人群嘈杂的场合,总让我不由自主的绷紧自己。其实这种放不开并不是刻意的,只是当环境变化的一种本能,就像眼镜蛇遇到攻击而做出仇视的反馈。

按照11日周五本来的计划,此刻我应该在去往上海朱家角古镇的地铁上,然后转汽车。但是我没有,因为需要加班。公司平台在开始慢慢推广,虽然很多的策略和我本来想法相异,幸运的是,在老早之前我就明白了一个道理,那就是,我仅仅只是程序员,是公司棋牌平台或其他任何产品的实现工具。现在想来,在荆州的时候,公司每个策略自己基本上都能口服心服,并且想要去实现和做好,也算是作为一个程序员的运气。而现在,有些事情做的内心存在某种抵触,不过,这些抵触不会影响我的工作,该做的还是会做,只是可能缺少某种激情。
...

我决定,在上海呆足三年

计算了下,来上海已经三个月另十天了。在度过了最初的独孤寂寞彷徨惶恐后,心态终于慢慢平静下来。在那些动荡的日子里,遇到了一些诱惑和内心的浮躁带来的倒腾,在慢慢的纠结里思考以后长长的路。

我决定,在上海呆足三年。

或者直到此时,我才能笃定地说出内心的计划,并且想要去真实地执行。刚来上海的时候遇到了一些生活上的波折,在那些随波逐流的日子里,也让我明白了自己的俗人属性,并不比那些我所瞧不起的人更为坚强坚定。所幸的是,坚持了下来,没有半途而废。现在想来,人生有些事情和决定,其实是外界来推动的。

刚来上海那阵,在思虑是去是留波动的时候,总能找到几个有可能的去向,其中有两个还有一点吸引力。产权股加税后一万的工资,虽然比现在工资低一些,但是如果有产权股,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至少,也是自己小小的一份。随着年岁渐长,越来越期望能找一个可以长期长久干下去的工作岗位,而不是朝夕不保的临时工。这两个合作坦率的说,还是有些诱惑,特别是有一家公司是在长沙,初创的棋牌公司,听他介绍,资金比较雄厚,离老家洪湖和荆州都比较近便。另一家公司在北京,老板也是个不怎么差钱的人,给我描绘的前景挺美,不过我自己觉得有点过于乐观。
...

习惯早起

早上6点就已经没有睡意,特别是在每一个周末的早晨。总想好好地利用这些完全属于自己的时间,让自己的心灵享受一种说不出的安逸,纵使很短暂。

记得在洪湖老家,很小就养成了早起习惯。因为父母都会早起,父母估计5点多就会起床干农活。读书后,也很难改变这个习惯,印象最深的就是大学时期,很多个周五晚上都会去录像厅看通宵电影,从晚上23点到第二天早晨7点,价格最初是3块钱,后来涨价到5块钱。屏幕是那种大大的投影,音响效果很棒。还记得第一次看美国西部牛仔电影,当旷野的平原上,突然响起浑厚的吉他乐,而男主角在屏幕上散漫的行走,风微微的吹来,长发在风中飘动,那样的情景一下子让我充满了想哭的感动。通宵电影一般看到早点6点多就会出来,这个时候,会很累。一些同去的同学可能会一直睡到下午,而我,往往只能入睡2,3个小时就会醒,然后就需要起床。直到下次生物钟到了需要睡觉的时候,才能再次入睡。不是不想睡,是睡不着,早晨的时间里,很少能安然睡觉。
...

«123»

Powered By Z-Blog & Theme by Washun Copyright www.luwenguang.com. Some Rights Reserved.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