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年,你还会爱我吗?



N个月前,曾在QQ空间看到一篇日志,题目是《明年你还会爱我吗?》。说的是挺多恋人在相处后走向分离,看到后感触挺多,于是转载了。那个时候,就在内心里想要写一篇同样题目的日志,记录和公主的感情生活。看看我们是否可以坚持一年时间。

今天早上和公主聊天,她说我们认识已经一周年了。想起认识的这一年时间里从最初陌生到后来熟悉,到后来亲密,到公主中间一段时间离开荆州我们闹分手,后来公主回荆州我们和好,再到我离开荆州再闹分手,现在和好。想来,其实我们经历着天底下那么普通的一对恋人所能经历的轨迹。酸甜苦辣一应俱全。

最初认识公主,就感觉和她聊的挺来,基本是同路人。我们都挺单纯善良孝顺和不善与人交往,我们差不多都是活在自己世界的人,幸运的是,我们彼此的内心世界有部分重合。这使得我们并不需要找话题去聊天。其实到现在为止,我们还是有很多可以说的话题。对于很多事情的看法有雷同,因为年纪阅历成长背景的差异,在某些事情看法上,不可避免地存在着差异。

叶子偶尔会和我聊天,她有次问了我一个突兀的问题,她说你日志中的几个女人,你最爱的是哪个?我当时告诉她的是,貌似不清楚。其实那个时候可能有点短暂的放空。现在我大概知道,公主是我最爱的女人。其实对于她,偶尔也会生出一些伤感,对于我们年纪的差距还有家庭的差距我不能确定未来。这应是我第一次遇到不能把控未来的状况。

公主是个黏人的小女孩子。和我一样悲观,甚至她比我更悲观。我多少可以算得上自恋,对于自己的优点缺点还有所认识,基本上可以在自我的平衡里处理好偶尔因为现实与理想的差异导致的失衡。公主很难认识到自己的优点,导致了她一味的自卑着。外表上,公主是个清高和难以接触的人,其实她的内心,是个极其小的女孩子。公主和我一样充满了不安全感,所以她需要不断的有人去鼓励她,赞美她本来就具有而自己没有意识到的美德。

公主天生具有一种受人保护的气质,所以追求她的男孩子并不少。记得在荆州的时候,她的一个同事明明知道我的存在,还是电话她要做她的男朋友,这让我一直到现在都没有想明白原因。幸好公主在小事情上糊涂,在这样的原则性问题上还是很懂拿捏,友好的拒绝了她的同事。

公主有很多优点,也有一些我觉得不好的缺点。不过我不是生活的裁判,无法给出公证的评分,只能说出我的主观感受。在最近离开荆州的这些时间里,其实我还在考虑一个问题,怎么样去爱一个人?爱一个人的优点容易做到,如何在发生矛盾的时候包容,吵架的时候忍让,貌似我和公主都还没有学会。基本上,我们内心都还只是任性的孩子,都渴望得到对方的理解和安慰,也不乐意放下自己的自尊。幸运的是,我只是偶尔需要得到这样的理解和安慰,特别是当外界开始冲击我固有的价值观的时候。所以,大部分时间里,这样的相处还能继续下去甚至还挺和谐。但当我矛盾缠身,情绪狂躁,内心脆弱无助,而公主意识不到的时候,就可能发生很多伤感的事情。其实我也是个很邪恶的人,我一直知道。我常常逗哭在我身边亲密的人。

是否要在这个认识一周年日志里感谢谁?我常感觉不必要,其实生活的每一个脚印就是我们对于生活的态度。过后感谢还是埋怨都无济于事。想一想居然和公主认识一年了,其实还是挺感动。无论我们的生命在以后的时间里,以哪种方式参与到对方的生命里,都将是无怨无悔。

很多有点肉麻的话,已不能正常的出自于我手,无论是因为害羞还是情怀,至少我不会虚假到强迫自己。爱的感觉让人心醉,体验其中才能明白尘世间也存在着另一种相互依赖和信任。对于未来还是有所畅想,可见我摆脱不了俗人的本质。我希望和公主明年还可以继续写着一个类似周年的日志,记录我们小小的酸甜苦辣。

公主,明年,你还会爱我吗?

--the end

《公主日志》里的最后一篇

祝福你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


--the end

明丽的早晨吹来的温和的风中飘动着的你的长发

耳机里传来龚琳娜同学凄厉的歌声,脑海里闪现着她那丰富的表情,《忐忑》就是这么一首让人记忆的歌。在我看来,这是否开创了一种全新的风格,我不确定,不过,这让我联想到崔健1986年北京工人体育馆的平地惊雷《一无所有》的怒吼,它的出现唤醒了一部分年轻人对于自由和个性的解放,对于自身心理的诉求,至少,有一些人时至今日,依然在怀念着它,并为它赋予时代应有的份量。

这个美丽的早晨,让我浮想联翩。

当我带着公主在北京路上骑着那辆我不乐意骑的电动车,经过一个一个的人头,一双一双的人眼,太阳在前方淡淡升起,并开始绽放它的妩媚,在这个美丽的星球,我突然感触到生命的美好和对生活的无限热爱。我知道自己是个感性的人,常常会莫名其妙的感触。很多感触没有由来,很多思绪找不到归宿。我感激生活,就像我偶尔会讨厌尘世的邪恶。
...

春风吹落了柳絮

江津西路两边的红叶李盛开的正旺,坐在公车上,偶尔会感觉仿若隔世。春天带来的讯息如此的稀少,远不如小时候在农村放眼望去一片绿绿的田野,无论是刚抽枝的柳树,还是黄黄的油菜花,都让人感觉到久违的温馨。

荆州的春天没有那么多的绿色,如果有,也在一不小心被上班下班有些疲惫的心所忽略。有时候感概城市缺少生气,或者只是因为我们没有更开阔的眼界。每天忙忙碌碌的活着,如果回到住处,还要面对孤独寂寞,人生的乐趣就会少却很多。

公主和春天一起到来,让我摆脱了这样的尴尬。我不确定这样的快乐能持续多久,但我总是贪心的希望这样的快乐能一直持续,一直持续陪伴着花儿枯了又谢,谢了又开。坦率的说,这段时间应该是我最为快乐的一段时光。三月的时间里,一不小心闹了两次别扭,其实每次内心感触很多,在失去时候才感知疼痛。内心最深处的感觉总是不乐意写出来,因为没有人可以分享,或者说,不能也不想和人分享,我相信每个人的内心总有那么一块或大或小的土地,完完全全属于自己。
...

关于送别

其实我一般不怎么乐意去送人离开某个城市而去另一个城市。更详细的说,是不乐意看到那种离别伤感的场景。至于在离别的时候挥手告别,更是让我觉得尴尬的事情。我的内心深处,始终留存着一份农民式的害羞。

最早的离家体验应该是上了大学后。大学是在湖北武汉读的,离湖北洪湖市如果走汉宜高速坐长途汽车估计距离150公里,加上等车一切时间,差不多3.5个小时。每次回学校,一般是老母亲送。基本上从没有挥手告别过,不过现在记起来,应该是有那么一次的。我站在车上,车开始开动,看到车下开始年迈的老母亲,突然感觉阵阵酸楚。。。

常看到电视电影上送别的场景,离别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我就想:多少话不能提前说,干嘛一定要等到火车或汽车开动的时候说,还显得特别亲和难舍难分,在我看来,其实透出了一种说不出的做作。人生是一段长长的路,相处也是,如果平时不能好好珍惜相处的时间,何苦在离别的时候表现自己的爱恋和忠诚。

送公主走的那天是阳历2011年3月3日,阴历正月廿九。这一天公主要去另一个城市,这一天是小王同学的生日。

和公主拿着行李到荆州红门路长途车站估计上午10点50分。顺利的上车买票,到武汉是60块人民币。公主要到武汉转火车,去北方某地。据公主的描述,那应该是个很乐呵的地方。内心深处,很乐意去看看。看看公主呆过的一些地方,听公主讲一些和那些地方有关的往事,人在回忆里都是很平和和温顺。我乐意拥有那个短暂的时间片段,把它悄悄收藏起来,某天打开心门在太阳下晾晒。又或者永远的珍藏起来,等到我老去的时间--那个时候大约只能拥有回忆了,然后再打开记忆的那块谷地,细细品味下想当年。

我知道公主是个伤感而敏感而悲观的人。有些时候表现出来的悲观超过我的想象。在我看来,这些悲观大约是出自对于自己内心认识的不够明确而导致。我深信,这些对于自己认识上的盲点会在时间的流逝里,随着经历的增加和丰满,逐渐被扫除。我期待着这样一天的到来。这也是我鼓励公主要去多经历的理由之一。

荆州是一个安逸的城市,适合象我这样没有什么理想而年岁渐长的人生活。对于任何开始跨入社会的年轻人来说,在这里折腾就像在池塘里翱翔。对于未来的可以预见性有些时候并不是好事,特别是公主有着那么多更好未来的可能性。我希望可以看到那一天,当公主在某些城市里工作奔波N年,内心深处开始感觉到疲劳,万分渴望一个安静的生活,可以接受安逸,开始真心寻找一个相互依偎的人的时候。等真的有那么一天,我想,相互依偎的那个人,是不是我,已经不再重要了。重要的是,公主自己曾体验过生活,在青春的岁月里无怨无悔的工作过爱过恨过无奈过。人生的经历大约就是如此吧。

我很乐意要做的是,在公主缺少帮助和寻求心理安慰的任何时候,都能象她所想般找到我。这是容易做到得。老陆一如既往得存在于荆州这个安逸的小城市,电话号码也是一如既往得还是那一个。这是我很欣慰的一个地方,在年轻时候因为个性因素和生存需要,换过太多电话号码,工作地也是一再变迁,直到结婚生子才慢慢真心寻求一个固定的居所和工作,幸运的是,勉强做到了。以前很难想象自己会在一个公司呆超过两年,现在在这个公司已经呆了整整三年。按公主的话说,该算是一个壮举。

坐上车没有多久,看到公主眼里含着淡淡湿润的眼泪,我不确定该怎么去描述那个时刻的心情。坦率的说,和公主相处的时间里,我常感觉自己到底是前世修来了多少福缘,让我如此真实的拥有着她。我也真实的相信,我们之间很多方面存在着相同点和不同点。让我们如此真实的在人生的旅程走过这么一段或者以后还会,或者以后不再会继续一起走。除了感激感谢我别无想说的话。为着生活或者说我自己自私的生活或者说为着我所想要珍惜的人们的虚荣和继续保持某种我所能维持的生活品质,而在某种时刻推开她,是否真的就是我想要,我怀疑。

但是我知道我是无奈的,无奈是种难言伤感。公主也如我般看得清楚。谢谢你的理解和包容。让我拥有这么美丽的情感。

对于未来,老陆也开始充满了淡淡困惑。或者在接下来孤独的时间里,我们都要努力想明白应该怎么生活。

看到公主的眼泪,其实除了淡淡酸楚,内心还是很高兴。这是一种很奇怪我不能解释的感觉,貌似从我开始亲密接触女孩子或女人,就很高兴有人能为我流泪。我鄙视我这点幸灾乐祸却不能改变。

我愿意永远珍藏那一颗淌出你眼眶的泪水,收集起来,温暖我余下的生活。老陆不期望不愿意再去为任何女人伤心伤神,除了已知认识的这些我所能珍惜的人。

没有等汽车开动我就离开了红门路车站。我不想看到那个时刻。

--the end

五楼的阳台外的风

我从来都不曾怀疑,我们会一如既往的有着小小的矛盾和别扭。就像我曾经历过的很多次和其他人之间的摩擦。因为,我们每个人都是矛盾的,在我肤浅的看来,人的内心世界是个最复杂的世界,比我们所面对的这个难以让人明白的世界还要复杂。我也从开始就一如既往的相信着,找到化解矛盾的方法,才是我们真正要做的,而不是在矛盾出现之前消解它。

温暖的时候,爱像汹涌而至的浪潮。别扭的时候,伤感象汹涌而至的浪潮。

两个人的相处就这样在不断的高潮与低谷间徘徊往返。我对此深信不疑,并且欣然接受,并且愿意为此做出我能做的努力。但是我也同样知道,每个人的性格里有一种本质的东西,那是我所理解的内核部分,无论我们走到哪里,和什么人相处,那都是我们之所以为我们而不是别人的标志。那是我们所不能去改变的。就象我们可以对我们的发型修修改改,但是我们的脑袋,却一直都是那么一颗,无论是高昂着还是低垂着。

很多时候,伤感来的时候,我很乐意去听一听歌,或者看看电影,或者看看书,或者散散步。在我生命逐渐流逝的过程中,我慢慢认识到,它们是我精神上的良药,任何时候都很有效。当然,必须是一个人静静地做。只有在独处的宁静里,我才能更清晰的看到我自己处于一个什么样的状态,我应该怎么做,我做错了什么。只有在独处的宁静里,我才可以更清晰的听到内心哭泣和呼喊的声音,它明白的告诉我,我是谁,我在做什么。

很抱歉会有这样的想要独处的念头。那并不代表我在舍弃你。我只是想更清晰的看明白你和我自己。

昨天晚上,我就是那样一个人站在五楼的阳台外,吹着凉凉的风,静静地看着对面楼宇里住宿人家的灯光。内心的感触很多,生活裂变带来的感受还是余味未消。或者在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是不得消除的吧。冷风吹的人清新了很多。相比那些依然在寒风中瑟瑟发抖无家可归的人来说,这样的两个人之间的小小伤感又算得了什么。相比那些依然在tianya上寻找人生伴侣的某些单身来说,我是否已经很是幸福。

这样想着,也就释然了。又不是什么大是大非的原则问题。又或者,正是这些小小的伤感才让我们懂得珍惜彼此和现在的生活。

就那么静静地站在阳台上,我听到阳台的门开了,公主慢慢走过来,静静地从后面环抱过来,紧紧地抱着我。内心里突然感觉对她的内疚和一阵温暖。。。原来,我们处在同样的煎熬里。

我回过身,紧紧地抱着公主,闻到公主头发散发出的芬芳,感觉真的很舒服。嗯,你来了,陪我一起看楼下的浮世凡尘来了。

--the end

关于吃饭

我发现这些小事如此的真实而细小,以至于我们可能每天都在做着这样的事情,是否很多人在时间的流逝里逐渐淡去对此类事情的感触,或者,在n年以后我也同样会淡去对此类事情的感触。但是,我也慢慢的发现,或者幸福的感觉就是从这些不着边际的小事里滋生的。

说到吃饭,是个有点尴尬的主题,尴尬是因为我从前的经历。

和公主一起吃饭,是我很乐意的。公主懂得节省,这点是超过我预期的,在我最初还不怎么了解的距离来看,公主是类似于娇贵的小女人。当初内心里也并没有期望公主能如何,接触之后才知道,其实公主是个很节俭的人。在最开始的几次吃饭的时候,我们大约就知道了彼此并不挑食。这是个很不错的事情。在我看来。意味着我们可以吃任何好的或者不好的菜。好或者不好我没有十分清晰的界定,如果想要去量化它,我想最好的标准就是菜的价格。
...

在路上

印象比较深刻的是一些事情,接下来的几节我想记述这些平凡而平淡却在我心中留下涟漪的小事。这些事情可能小到被很多人忽视,或者会被觉得不值得记述。幸好我是我自己,有着自己小小的判断和感触。

记得有天晚上估计19点多,天气已经有点冷了,风也有点大。我和公主有事回去,就那么沿着江津路从东到西的步行,算起来估计有5站路。这个小小的城市的五站路其实是很近的,平均每站路间隔估计1公里左右,不像大城市的五站路。我是很喜欢夜晚的,也很喜欢散步的,也很喜欢和想要在一起的人一起的,幸运的是,这三个喜欢就那么重合了。

我很乐意静静地走路,很多次上班下班我就喜欢一个人静静地走。在这个小小的城市的城区,从东到西的坐出租,也就30块以内人民币。所以,上下班还有做有些事情是完全可以步行的。我喜欢那么悠闲的走路,没有什么生活的压力,只是沉浸在走路里。偶尔看看路边来去的车流和人们,想象一下他们从何处来到何处去。这个小小内地的城市就那么散发出一丝懒散,这正是我喜欢的一种味道。

很多时候感觉到自己失去了野心,或者,就从没有过野心。记得soho那段岁月还常常幻想一下偶尔会接到一个大单,或者被某不错的公司招安。于是在人生的某个时间段,能从事某种令人羡慕的事情,能够站在某个高度上审视自己和旁人。时间流逝,这样的幻想也终于成为了幻想,先是流失在柴米油盐里,后来是迷失在我这些慵懒的日志里。

因为最近一些事情起伏,貌似有着某种小小的计划,想要做一件事情。不确定会得到怎么样的结果,貌似人生也不过如此了。生命旅程关于情感的体验真的没有遗憾了,虽然还有着那么一份最后的期待。我不确定自己讲这样的话是否真实反映自己,但此时心境竟出奇的满足与幸福。能得到一天也是不错的,更何况在可以预见的将来的某天,还依然可以继续得到。老天是否对我太仁慈了。

此时内心的安详像极了那天晚上和公主散步的情景。我们手挽手静静地在路边走着,偶尔看看彼此。公主是个害羞的人,常常在左顾右盼确定没有旁人的时候才敢于把自己的唇伸给我,即使是晚上还是要得到这样的确认。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原则和表达方式,这是无可厚非的。我发现自己很能包容公主,比起以前的经历来说。这倒不是说我是一个能包容人的人,事实上,我依然是那个心胸狭窄的人。我只是说,相对于从前的和其他人的情感经历来说,对公主的包容应该是前所未有的。很多时候我依然能体验着生命中的第一次,我发现可能我们真的还在成长,无论是公主还是我。

记得那天晚上,走啊走的,寒风带来了寒冷,我们却紧紧地接触在一起。内心里很希望可以一直就那么走下去,对于生命的伤感还有压力都被暂时的忘却。我喜欢那份内心的宁静,这应是幻想了好久,而一直没有得到过的。有些时候,期待了很久的事情会悄然出现在我们的生活里,除了感激和珍惜还能说什么。

谢谢某种神奇的力量,在我们各自行走的路上,有那么一段,是携手的。

--the end

第一篇

我只是想记录下很多真实的时刻,这样的时刻定是让我心动。对于第一篇公主日志很早前就在心中打好底稿,不知道真正开始写的时候,发现有很多话要说,却不知道要说什么了。看起来,人生充满了不可预测。^_^

事实求实的说,最近一段时间我常感觉到满足幸福和自责。满足幸福是公主给的,自责是自己给的。我明白这是我生命里真实的感触,不是可以立马就消解的。很多感觉在时间的流逝里随着时间的变迁而变迁。这无可非议,这就是我们的人性,或好或坏的人性。我不能确定未来的时间里,和公主能携手多久。但是我珍惜和公主呆在一起的时刻。就像我常常对她的不舍。见面过后就想立马再见一样的难舍。都是真实可信的生命感触。
...

宜昌的一个同志

对宜昌有点小小的感情,其实还是一个小女孩子的原因吧,我想。

可能真的只是一些莫须有的事情吧。记录下。也许以后真的会忘记的了。

应该是02年吧。时间过的还蛮快,对吧。

那个时候,宜昌的一个小boss需要做一个窃取传奇游戏的密码帐号什么的小工具,在网络上联系上了。因为包吃和住,就到了宜昌了。其实我的编程水平非常的烂,属于基本不会的阶段。居然鬼使神差地找到了工作。着实不易。汗一个。

这个小bos
«12»

Powered By Z-Blog & Theme by Washun Copyright www.luwenguang.com. Some Rights Reserved.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