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希望,用卑鄙的方式将你留在我身边

6月末某天和小王吵架的直接后果,就是小王说要卖了荆州的房子带着众众回河南。当天下午我就火急火燎的赶到小王家,和她商量着让众众回洪湖老家去玩一个月。幸运的是她答应了,于是我去了众众的幼儿园,领了他回洪湖。在回去的途中,众众在车上无声的哭了。我看到他脸庞上滚动的泪水,难受到心痛,到无言。

他仿佛明白眼前发生的一切事情,但是他什么都没有说。他知道他的爸爸和他的妈妈吵架,他知道难受,他小小的世界定是充满了迷茫,就像我小时候看到爸妈的吵架一样的惶恐。他并不完全明白大人的世界,但是他懂得用自己的眼光看大人的世界。

...

从2008.02.25到2011.07.21为止

在2008年前从没有想过自己会来荆州,虽然老家洪湖一直都属于荆州这个地级市管辖。

依然记得那天到荆州的场景。过完正月十五没两天,自己坐汽车从洪湖市丰口镇到荆州沙市,背着一个行李包站在江津路车站大门台阶上,面向北方,等待公司的陈总来接,因为自己对荆州完全不熟悉。那个时刻的内心对于未来,依然充满了迷茫和期待,不知道在荆州工作会有如何的结果。一转眼到今天,在这个公司工作了3年5个月,约等于3.4年。我应该是棋牌组的第一个员工,到后来一些技术人员的陆续到来,到后来培训一些新人,到后来慢慢的让棋牌平台丰满成熟起来,再到后来和武汉还有湖南一些公司的合作,再到后来公司开始自主运营棋牌平台。我相信自己亲历了公司的成长。直到目前我个人觉得公司已经开始稳定,有着我或者没有了我,差别都不大。所以我的离开,应该还算及时。

...

一轮明月

这应该是我在3-1-5-16的倒数第二篇日志。因为一个多星期后,我就不在这个出租屋了,也不在荆州了。

荆州是个安逸的城市,这里有古老的三国城墙,有绕着城墙一整圈11.5公里的石板路。这里有暗红的红叶李果实,缀满枝头,在江津西路上静静地挂着。这里有浩瀚的长江水,它总在每年带走很多鲜活的生命,把失去亲人的绝望留给那些仍活着的人们。这里有荆州长江大桥,晚上的时候,桥上灯火闪亮。这里还有很多有待发掘的古墓群,张居正,辽简王,都曾在这里生活过。静静的荆沙河,是我上班途中的陪伴。

人们都说回忆很美好,大概是因为回忆里不再会去体验曾经的迷茫和困惑。因为那些迷茫和困惑到现在已经水落石出。记得很清晰的是,2008年2月25日来的荆州,正月十五刚刚过完。转眼在这里呆了3.4年。这3.4年里,完成了一些人生大事,比如买房,比如离婚。想一想,人生其实变化很快。大部分人要经历的几个阶段,比如读书,找工作,找女朋友,结婚,生子,买房,我都经历过,买车其实曾经也是计划中的事情,只是后来计划赶不上变化。离婚应该还是小部分人才干的事情,我也经历过。经历到此,貌似没有什么缺憾。尘世间,真的是经历了才能明白一些道理。书上说的,别人劝的,都是浮云,耳旁风。我不知道我是庆幸自己经历了这些,还是遗憾经历了这些。人生的旅程还在继续延伸,谁也看不清前方没有发生的风景线。且行且吟。
...

貌似有点迷茫

如果我没有猜错,生活发生了某些变化,而这些变化其实并不是意料中,虽然总有一天会发生。

偶尔幻想自己具有了某种创业的资格,真实的沉淀下来,发现缺少很多资源和能力。是否一直给人打工到老,是最近一段常常会思考的问题。不给人打工会做什么呢?开摩托车拉客么?还是改行去学几个月的厨师,然后找一个小餐馆继续给人打工?其实还是无解。随着年岁渐长,总想做一些自己完全可以掌控时间的事情,这样可以多一点自由。但是为着某种责任,还是不得不继续程序员的生涯,因为它应该是我目前所能赚到最多生活来源的技能,幸运的是,我还一直对它保有热情。
...

早上在长江边上看到溺亡的成年人

早上上班和晚上下班偶尔会走长江大堤,可以感觉到开阔的江面带给人无限的遐想,感触到一种若有若无心灵的放纵。荆州本来是个长江边上的古城,如果不是亲自走到江堤上,往往很难感觉到长江的味道,有点遗憾。长江两岸的景点也很少。荆州长江大桥全长4.5公里,可惜不能步行只能车行,还是遗憾。

偶尔想起大学时期晚上在武汉长江大桥上来回走的场景,感觉还是充满了怀念。

很多个晚上下班,看到江里很多游泳的头颅,在江水表面浮浮沉沉,往往后面会拖一个救生圈,以免发生意外。虽然江边有明确的游泳危险的提示,还是阻不住很多穿着短裤往江水里跳的身躯。
...

很久之前的一个朋友

其实这是一个我不是很乐意要提起的话题,只是很偶尔最近又出现了这个朋友的某些信息。

在二十年前的1991年,那个时候我在丰口镇一中读初二。那个时候这个朋友也正好留级读初二,我们同在一个班。想一想已经认识二十年,实在不短,人生又能有多少个二十年。初中毕业后,我读高中,他上中专。高中毕业后,我在武汉上大学,他开始了在宁波工作。我快大学毕业的时候,他也已经在黄石读完了第二个中专打算工作。

记得那个时候

大王终于有人要了

前几天和大王聊天,听说大王快和她的bf领结婚证了。惊讶之余不禁感叹:大王终于有人要了。

到目前为止,大王对于我,只是网络上的一个QQ号和一个脑海里模糊的身影。我们是在我所创建的程序员30QQ群里认识的。那个QQ群应该创建于2008年年末,直到2009年群里才陆续来了一些奇人异事,后来还发生了好多故事,关于这些故事需要在时间过去n年后才能去书写。其中来的一个奇人就是大王。大王姓王,名字未知,性别女,年龄未知,现在厦门,估计也会定居在厦门,大王貌似是java程序员还是什么程序员,据她曾经的描述,貌似还是个部门的小头头。
...

突然而来的感触

最近很少写日志,可能是因为,工作生活都比较匆忙起来。

以前常常写着日志听着佛音,临睡前还看看某个电影,感觉到生命里难得的放松和心灵的自由。那个时候,看到那么多匆匆忙忙的身影,内心里多少有一点点不那么理解,躺在安逸的怀抱里,过着自己想要的简单生活。现在的生活依然简单,只是要做的事情很多,我不确定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某个其他的希望,来回往返的奔波里,让我记起了曾经有过的理想,生命里有多少理想是那么

来来来,干一杯

看到电视上的某个电视剧片尾,在音乐的进行里放映着故事的起始结束,突然感觉人生,是否也是如此。如果人生就此匆忙结束,我是否留有遗憾。我不能十分确定,不过比起一年前,内心的纠结要平复了很多。

偶尔突发奇想,感触生命的可贵与珍惜,无论是在伤感里纠结的时光还是幸福与快乐洒满整个世界,都是我们所经历的每一个真实的时刻。想起小学毕业转校所带来的困惑;想起初中时间自己从调皮变为默默无闻;想起高中快步行走的很多个上下学;想起大学第一次去武汉老父亲的陪同,而我当晚却和一个同学到长江大桥玩,留下老父亲一个人;想起大学期间和同宿舍同学的广西女老乡的合影;想起后来大学经历的一些事情,在青春迷茫时期所经历的林林种种内心的轨迹;后来大学毕业广州找工作未果回武汉报考华中理工大学数学系研究生;后来考研失败,幸运的找到了北京程序开发的工作。。。
...

自以为是的悲哀

凌晨总是保有这么一份可贵的宁静,即使不是周末。不能入睡的时间里,音乐是默默陪伴我的好朋友。

总是自以为是的感觉到,自己一如既往的生活在一种自以为是的状态里。最早听到这个词并且留有印象,是2009年7月。是一个陌生人告诉我的,她在对我下着这个结论的时候,我想我有些悲伤。我常常相信我们每个人都是生活在一种自以为是的境界里,突然有人那样告诉我,让我感觉到,或者自以为是只是一种错误。

那么,我们应该怎
«12»

Powered By Z-Blog & Theme by Washun Copyright www.luwenguang.com. Some Rights Reserved.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