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一篇下一篇 »

我想,漫长的孤独也许没那么可怕

记得4月20日来的武汉,如今已经快要三个月了,这个恶心的广西合作从最初就带着轻微恶臭而来,到现在终于明白它的真实,可惜签订了一年的合同,使得没法脱身。想来还是应该怪自己,消极怠工是一种不错的应付方法,于是可以在上班时间偶尔做一点兼职,也算内心里一点平衡。

在这样平衡与不平衡的纠结中,荆州的房子也终于买下来,开始筹备着如何装修了,每次想起尘世间终有一片小天地属于自己,多少内心充满开心。我崇尚着人与人之间始终都应该有一点自己的空间,不应该亲密过度。届时,一个人在自己的家里摸爬滚打,估计也没人笑话。最想要看到的,当然是卧室里那一排书柜和工作台,那里将是我以后一个人soho的场所。客厅里,现在计划放一个不错的音响组合,到时候,累了,可以躺在沙发上天马流星地听几首伤感的小调,聊以自慰尘世的悲欢。

或者在想象中,一切都是美的。即使是孤独。

在有限的前期几个月里,曾有意识地注册了百合,世纪佳缘等征婚网站,想要去寻找一个想要去找到的人。可惜基本没有收获的同时,反倒让我更加认识了自己。

坦白说,这个社会挺多女人是我瞧不上的。当然了,我的离异身份她们也不认同。对于张口闭口和我谈房子的人,我一向离而远之。真正象我一样追求内心宁静的那些女人,我发现,我并没有什么欲望去想要得到。这样说吧,我悲哀地发现,自己好像失去了爱人的冲动和能力。

生命的行程里,22岁之前是求学;22岁至30岁是为了生存而学会某种技能,结婚买房;30岁至35岁在爱与自由之间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爱,离异了;35岁之后,突然发现,爱对我的诱惑已经淡化到无,而自由,却显得那么真实和重要。是不是,很多人会经历着这样的过程,我不得而知。

或者每种心态的变迁都有它从开始到结束的因缘。而一直追求的爱从来没有在现实里生长发育的土壤,又或者,看到一些没有基本素养的人,使得我内心里担心和害怕去接触新的人走进我的生命。给我增加额外的负担,使得我要学会我不愿意去学会的一些技能,比如和她的父母相处,去解释我的处境,去面对在我看来很扯淡的一些世俗的眼光。我不愿意违背自己的内心去做这些事情,何况,我能从中得到什么呢。

生命中有限的几段感情,我最近常常想起,或者真正适合我婚姻的,大约就是第一段。可惜生命永远不能重来,唯有在漫长的岁月里选择遗憾。在那些下雨的天气在阳台静静地听着我喜欢听的淡淡忧伤的歌曲,任时光飘去很远很远。。。

以后的岁月,是否真如此刻自己对于生命的规划,一个人静静地度过下半生,赚一点钱赡养父母照顾儿子,如果能力许可,照顾亲戚,还不得而知。爱与自由,35岁之后,我选择了自由。无论是主动还是被动吧,我想我确定这样选择了。如果某天我独自背着行囊在中国大地上游走,而恰好到了你的城市,不知道有没那个缘分,在你的家里借宿一晚。或者这是一个终生没法完成的梦,但我会一直带着这个梦想去生活。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