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一篇下一篇 »

请谁,去原谅这个永远都长不大的老男孩

晚饭后洗澡了躺床上冥想,20点的时候打算起床来坐在电脑前面,突然接到了长沙公司张总的电话。聊了估计半个小时关于公司棋牌的某个策略。电话的末尾给他道歉自己的不告而别,他说没事没事都是可以理解的因素。算是一通有点温馨的电话,让我内心释怀。

突然感触到,虽然自己已经36岁,2014年是第三个本命年,儿子都已经八岁,但好像,依然是那个长不大的老男孩。辞职与上班,soho与休息,越来越任着自己的性子行事。

记得2013年从武汉辞职后,就曾休息过整个月。虽然9月份名义上是休息,其实还是为装修房子的事情忙东忙西。不管怎么说没有上班倒是真的。2014年2月从长沙辞职后,在荆州又是休息了两周。

从每个公司辞职其实都是以一种类似于逃兵的心态走的,但幸运的是,和公司的老总基本还能和平相处,并没有因此而种下不好的心结。我乐观地推测,或者我本人的个性和为人处世还基本算是敬业,在公司的时日并没有为公司带来太坏的印象,而我的是否有些忠良的外貌也起到了一定的欺骗作用,我不得而知。但是我自己知道,我所能创造的价值,对于还没有实现盈利的棋牌公司来说,应该是及其微小。而对于盈利的公司,特别是能从头开始建立棋牌平台和技术团队的公司来说,应该基本上还是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对于我在公司的所作所为,我常会有这样的时机:在自己心情烦躁郁闷的时候,就喜欢请假了出去走一走。享受那个时刻难得的别人在工作而自己在休闲偷着乐的情怀。或者在自己对于工作有所抵触的时候,干脆就不去工作,而只是休闲地看看网页。直到自己的情绪平复。

工作的越久,好像这样的情形越是如此。对于是否因为自己的某些行为会导致离开公司的后果,貌似顾忌的很少。或者因为自己工作的时间太久,而积累的经验,使得公司对于我具有某种包容。而这种包容实际上是放纵了我的小情绪。也因为工作的时间与经验,所以在棋牌圈里想要谋取一份工作,是件很容易的事情。当然了,自负地说,我更愿意去相信,是因为我可见的人品里包含着某种对于工作的真诚和对于周围环境的某种亲和力。自我感觉,我不是一个压迫别人的人。虽然我偶尔脾气很臭,会凶同事。

无论是工作还是生活,我都发现自己具有某种顽性。真的挺抱歉,因为这种顽性而曾经伤害的那么几个人。在情感的世界里,我是那个总爱弄哭别人的孩子,而以能收集到别人的泪水为荣。在工作中,时而由着自己的性子辞职与上班,如果记忆还没有十分错乱,应该是soho过三次了。从来也不是一个喜欢上班的人,我能混到今天,还没有被饿死,而且还没有被饿死的迹象,我想是中了头彩。

人间的很多事情,我不那么看重。人间的很多事情,总带着顽性去实践,在实践里收获体验,然后才能后知后觉地去正视。很多时候也在想,如果我这样的人都可以找到一个合拍的人,那是不是比中了头彩还头彩呢。于是就释然了,还是让我这样的坏孩子,受到老天的一点惩罚比较好,让我一直去渴望那个梦而终生不能实现吧。让我在黑暗里永恒的爬行吧。让我始终都生活在怀疑与困惑的世界里吧。

只是,在生命的实践里,曾有过的那些熟人和同事,和更亲密的人们,对你们造成的有意无意的伤害,又怎么去得到救赎。是不是,你们也会在自己的日志里,写着这样的标题“请谁,去原谅这个永远都长不大的老男孩”呢?

愿我的世界一片荒芜,荒芜到不要去胡思乱想那么多所谓的生与死,快乐与悲伤。貌似真的累了。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