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一篇下一篇 »

早晨的牧场--离开合肥

5.10日是到合肥公司后,第二次提出辞职。于是可以顺利离开。回想工作的两个月时间,对于合肥还是比较淡。相信以后会很少去到这个城市了吧。

回到荆州的家里,感觉很舒服与安全。虽然此刻的自己,没有了工作,却也不太担心。可以去的城市中包含上海,南京和金华。大约是休息完本周,再工作吧,更或者,能留在荆州,也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荆州这个城市,这个城市里目前留有的那么几个人,是我心情安定的理由。每次回荆州都很匆忙。可是,如果让我长期的这么失业下去,相信自己也没法做到淡定。只是合肥公司的单休,而且吃住工作生活都在同一个房间里的这种氛围,好像真的不适合我。每天都觉得有点儿压抑,吃完晚饭后,出去的散步,也因为同事依然在电脑前面,而留给自己一些莫名其妙的愧疚感。几乎是每天,都带着这样的压抑而工作与生活。像极了最初在北京工作的情景,那么压抑而无望。其实,这样的节奏里,基本没有了生活,只有工作。快乐只有在每次离开合肥去往荆州或外地才能到来。挺抱歉事实上是再次证明了自己的不安分。而这种不安分的理由,貌似很难被外人去理解。这是件伤感的事情。

如果是工作,打死不要再去找单休的工作。这个年纪与心态,已经不再适合那种没日没夜的工作了。希望工作是开心的一部分,而工作之外,依然有自己的生活。下班后,可以有时间在那个城市里走一走,周末了,可以去那个城市转一转,转完了这个城市,然后,就去周边的城市景点去转一转。这是我想要的工作。

生活的压力貌似并没有那么沉重,所以,常觉得不需要那么委屈自己的心。即使是某些物质上的计划,偶尔也想,那真的是必须的吗。偶尔工资上的那么一点差异,相信也不至于改变生活多少。钱这个东西,在我最艰难的时候,都没有在心里留下多少痕迹,何况是现在。

喜欢荆州的生活。早上五点就可以起床了,在自己的家里,静静地听一会儿歌,写一会儿日志,然后骑着摩托车去江边看看东流的长江水。可以吃到自己想要吃的早餐,一碗辣辣的酸辣面或者米粉或者面窝肠粉。看街边来来往往的人群,那些在慢步行走的人们,总提示着我这个城市小小的安逸,这是我喜欢的味道。

我爱荆州这个城市,它是我能消费得起的城市,也是我的家。这里有古老的城墙,它们有11.5公里的圆周长,沿着它们,可以走上2个小时。这里有永远在翻滚东流的长江水,带着多少人的哀思而去或者而来。这里有美丽的荆州长江大桥,经过它,可以进入湖南常德境内。这里还有荆州博物馆,海子湖,长湖,八岭山,北京路,这些名词对于外界的人来说,或者没有任何感性认知,但对于我,每个名词,都是很多回忆。

这种因为漂泊而暂时停留所带来的快乐和幸福,还有对于这个城市的依恋,都让我觉得深深满足。我喜欢这种安全感,这里有一个小小的房子,无论我在哪里,它都会静静地等待着我。无论我心灵受到怎么样的伤痛,它都是将是我避风疗伤的港湾。

荆州这个城市,是我心灵的牧场。只要我愿意,我可以在这里放飞心灵的野马。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