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一篇下一篇 »

草你妈的婚姻

人生从来都是如此,在一个欲望与另一个欲望之间徘徊,从不会停息。

很久以来就有着这么一个体会,幸福的婚姻为何如此稀少。多少长久的婚姻里却看不到有多少爱参杂在里面。所以我常怀疑,是不是相爱的人其实不适合婚姻?爱情与婚姻其实是两码事?爱情里没有菜米油盐,大部分就是风花雪月,在外面吃完了西餐再去看个电影;婚姻里却满是钱钱钱这个让人不得不考量的杠杆,赤裸裸的生活面目撕裂人的矫情与小资。

让我不能理解的就是越来越盛行的速食婚姻。利用春节短暂的假期决定以后漫漫人生将要与之生活与之繁衍后代的那个人。我对这种方式充满了狗拿耗子般的焦虑。但是有一点我能确信,这样的结合里一定有一个元素是最匹配的,那就是:利,合适当前状态的一种利,最后权衡之后,使用货币为单位最大化的一种东西。婚姻的组成基本是成了家庭与家庭的参与,而不仅仅是,当事人双方的参与。

很难去评价婚姻的质量,是维系时间的长短还是幸福的程度。祖辈对待婚姻的坚韧在如今依然看到很多,即使完全失去感情这种重要的东西,婚姻的帆船依然行驶在人生的海洋里。载着儿女或者双方父母前进。精神上的愉悦与认同感在现实面前是不是真的那么脆弱?我不得而知。

或者,追求精神世界享受的人就真的那么少了吗?我不能确信我的感觉,就像我对于人性与人生依然充斥着怀疑一样。贪婪与利益永远都是最根本的出发点。我没法阻挡社会的趋势,比如它正变的急功近利与盲目。只是这些社会现象让我多了一些对于尘世的迷茫与困惑。我深信自己只是俗人中的一个,也在为着自己小小的未来而担忧,也有着最世俗的理想与求索。

一直以来,我比较确信的是,其实我们基本上还是一个封建思想的社会。物质生活的丰富并没有解放大部分人的思想去追求自己的人生理想,去找到自我。无论是学习还是婚姻还是工作,都是如此。成功的标准单一化的结果就是社会思潮里只有一个声音,那些随大流的人们,来不及思考自己未来的人生走向,就走向了另一个大流的方向。个性的表现却往往只是以某种违反道德的方式来呈现,而且还自觉挺光荣。价值观人生观的建立都是基于眼前的利而来。人精神上最重要的尊严与品德却被物质的呼声所忽视。

有时候挺孤独是因为找不到理解的人,有时候挺寂寞是因为清晰地看到了与社会的格格不入。崔健说社会永远都需要站在时代的反面抗争的人,我做不了那样高度的人,只是在日志里轻轻而矫情地呻吟几声。古话说三十而立,四十不惑,看起来不惑没法做到了。我的世界依然充满了迷茫和困惑,对于自己性格上的缺陷也让我觉得苦痛。我惊奇地发现,其实自己就是一个类似于胡兰成这样的滥情的人,缺少了感情就感觉到内心莫名的恐慌。长久声称要寻找到一个感情的港口而永久停泊,偶尔也会怀疑,即使某天找到了,是否还是依然如此想要找到下一个港口。就像我声称喜欢平静的生活,其实如果某天我的生活平静到一滩死水,我定然会感觉到了无生趣。甚至于,我没法去理解,一个人可以在一个工作岗位做到十年以上,最关键的是,这样的工作所得工资并不是一个令人满意到安逸的程度。

我于是相信自己并不是一个好鸟,而不得不去做一个漂泊的浪士。在情感的归宿上去寻找一个又一个可以调情的对象或情人,虽然不一定可以找到,但我仿佛看到了这样情感的轨迹,它会一直这样寻找下去。婚姻这个东西是我难以说明白的东西,它对于我的意义仿佛是淡化的了。身边多少的例子和自己的体验告诉自己,爱情或者可以心怀浪漫,而婚姻却只能直面血淋淋的现实,或者最初的某段时间里,确实存在温馨,而往后漫漫岁月,将是平淡。太多淡漠而维系的婚姻让我感觉这种关系的牢固但没有激情可言,这样的关系是否值得去拥有,此刻我持有怀疑。

幸福其实不是必然的,这样的话,相信看到的人都不会相信。因为我们总觉得自己是幸运的那一个。是否婚姻的本质其实就是两个人凑在一起过日子,仅此而已呢。爱情不一定会走入婚姻,就像婚姻里不一定会有爱情一样。

可能是,也可能不是。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