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一篇下一篇 »

一个老情人的十年 ^_^ 周姐

今天偶然在QQ上和周姐聊了下,她说今天有个喜事,原来她弟弟的老婆在第一个女儿11岁的情况下,今天又诞下了一个儿子。对于他们整个家族来讲,应该还是一件挺大的开心事情。

想起了2004年2月14日的情人节那天,我和她在深圳大冲村第一次见面。弹指一挥间已经有十年了。这十年里人生的轨迹彼此基本还是遵循着自己的个性和环境在发展,并没有大的起落。自从2005年5月之后,貌似就没再见过她了。不确定下一个十年,会是如何。

生命的过程有些神奇,十年前的自己,还在迷茫于未来的很多方向。比如工作比如婚姻比如会定居在哪里遇到谁。岁月的推进里这些疑问都从模糊转为清晰,并逐渐积累下生命里有限的厚度。而如今,依然迷茫于未来的很多方向,比如生活比如婚姻比如会在哪里遇到谁还有儿子的未来。所以人生其实并没有大的进步,依然在为着十年前的问题而迷茫和思考。说到底,其实我们人生需要解决的问题只有那么几个,人生需要善待的人也只有那么几个。解决好了人生的那么几个问题,或者我们的人生就是幸福的,至少自己感觉到满足。

周姐比我大两岁,到如今依然是姐姐气派。好吧我承认她比我成熟。在她面前,曾经在一起的时间,因为我的任性她的包容所以我一直占据着心灵的主动,挺抱歉收获了她那么多眼泪。后来分开,我们彼此都恢复了本色,因为彼此不再需要包容,而更多的是坦诚。于是我成了一个长不大的男孩子,而她,心理上好像慢慢成熟于一个母亲,也确实如此,她已经是两个女孩子的妈妈。坦白说,和我能长期生活在一起的那个人,在我面前应该会一定要懂得扮演母亲的角色。但是不能一直是母亲的角色。我需要的是一个母亲姐姐妹妹朋友情人的组合体。这是一个很恐怖的组合。正因如此,所以只能在幻想中去虚构她的存在。

内心里,我是一个善良诚实但是任性的男孩子,一直都没有真正长大过。虽然如今已经是生命里的第三个本命年。我越来越恐怖于提及自己的年纪了。因为很显然地,生命剩下的时间,或者还要短于这三十六年。大体上,说生命过半已不为过,事实上,这还是乐观的估计。出于我自己的本性来讲,人生能到了五十岁,我大约就会满足。而我未来的归宿,是越来越迷茫的一个话题。

婚姻幸福对于周姐,不知道是否是一个永远不能实现的梦。她的人生轨迹据我所知也有挺多辛酸。但我想,她的孩子和家人能给她家庭的温暖。使得她继续前进。不过出于她本身的理性,相信也是一个乐意向前看的人。这是一件挺好的事,也是她能顽强到如今的一个理由吧。对于她的未来,我是没法去参与,但我还是很愿意,送出我的祝福。特别是希望她父母身体能健康。对于我们这个年纪的人来说,更重要的,或者已经不再是自己了。

人生漫漫啊,十年居然在一转眼间就飞逝。曾经情侣如今各有家室(好吧补充一个我只有房子没有家),往事历历在目,我们每个人是否都在经历这样的悲欢离合,从情人到朋友甚至到陌路。多少山盟海誓啊,都不过是图一时而乐的笑谈,在时间的河流里经不起冲刷。爱情是永远的浪漫,而婚姻是永远的纠缠。能把婚姻经营的像爱情一样美丽有滋有味的女人,一定是能忍而懂得何时糊涂何时聪慧。

幸福是用来渴望的,因为它及其稀少。就像缠绵而令人心醉的爱情故事。虽然时间过去那么远,却可以长久地留在我们的脑海。

希望明天的周姐依然保持着现在的自己。在时间的流逝里,为着自己的人生做自己能做和想做的一些事。

--the end